石材结晶粉五年后重遇一夜放纵的对象,她慌张逃离,他穷追不舍-内涵微微

2019-03-25 / 全部文章 / 95 次围观
五年后重遇一夜放纵的对象,她慌张逃离,他穷追不舍-内涵微微

第一章 渣男
S市。
绿树掩映的别墅区内栗红强,一栋并不起眼的古色古香的豪宅在曦光中慢慢显出自己的轮廓。
七级,八级,九级……张小娴刚从挚友家回来,心情不错地数着台阶上楼。
微卷的栗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际,清纯可人的脸蛋,姣好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对及其明亮灵动的瞳仁,让周遭的一切都失了颜色。
十一级,到了。
停在二楼的卧房门前,张小娴习惯性地伸手去拧把手,门却从里面被反锁了。
窦斌他以前从来不锁门的……她心里奇怪,从手包里翻翻找找半天,终于找到了钥匙。
钥匙插进锁孔,咔哒一声,门开了。
满心欢喜的张小娴刚想抬脚进去,却被里面传来的浪言浪语生生顿住了脚步。
女人的声音媚得快要滴出水来,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喘息,“你带我回来,真的不会被你那个小女友发现么……啊,轻点。”
紧接着的男声几乎把张小娴冻结在原地,“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了,不会那么早回来。”说着好像还拍了那女人一下,“小妖精,放松点。”
然后,里面又断断续续地传出女人的娇吟和男人的低喘声……
这明显是在做晨间运动。
张小娴怔愣了好久郭永淳,感觉自己的血液统统往头顶冲去。
窦斌,这个她深爱了四年,交往了四年的男人,居然出轨了?!
而且听他们的对话,这明显不是第一次了。窦斌居然丝毫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什么不妥。
难道先前他对她说的那些甜言蜜语,都是骗她的?
被背叛的愤怒让张小娴迈动步子向里面走去,果然看见一男一女赤 裸着身子交叠在床上,正做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带外面的女人回来乱搞!
看着自己亲手洗换的床单在他们的糟蹋下被搞得惨不忍睹,张小娴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教师颂歌词,怒火濒临爆发,“你们在干什么?”
床上的女人惊呼一声,才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马上扯过被子盖住头。
而窦斌却仿佛没有看到张小娴一样,轻轻拍着那女人的脸,“躲什么?”说着身体也没有停止运动。
直到低吼一声,在那女人的身体里发泄出来,他才慢慢起身,毫不注意地就在张小娴面前用浴巾擦起身子来。
“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我早晚会被你吓得人道不能。”窦斌满眼厌恶地抱怨。
这女人他已经玩腻了,也不用再跟她扮演什么好男人的角色。
面对窦斌一丝不挂的身体,张小娴又羞又气,转过身背对着他,“把你的衣服穿上!”
窦斌慢慢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套上,接着慢悠悠打了个响指,直接下了最后通牒,“女人,你现在从马上我的房间里出去。我们分手了。”
“什么?”愤怒的火焰一瞬间席卷了张小娴,她抬手指着床上的女人,“你不觉得该给我个解释吗?她是谁?!”
她原本以为窦斌会跟她好好认错,告诉她这只是个意外,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屑说明。
四年的感情竟然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窦斌满眼戏谑地看了看那女人,“她?她是我的女朋友啊。”
张小娴觉得自己要被气疯了,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他,“那我呢?”
没想到窦斌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也是我的女朋友啊。”
“啪”的一声天才纨绔,清脆的耳光落在了窦斌的脸上。
“渣男!”张小娴的眼里射出一把把的小刀子,几乎要将窦斌凌迟。
他竟然能同时脚踏几条船还以此为傲?张小娴顿时觉得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再说,她跟那个穿着黑丝渔网袜的女人,看起来是同一个类型么?
这一巴掌丝毫没有给窦斌造成危机感,他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张小娴,“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收拾东西,不然我就把你的行李统统扔垃圾箱。”他看了看表,“哦,对了,把你送给我的那些破玩意也带走。”
在一起同居两年,张小娴把自己的行李都搬来了他这边。不过,他竟然说她送他的那些礼物是破玩意?
张小娴几乎被气笑了,“跟渣男一起用过的行李,我还不屑要,扔垃圾箱正好符合你的气质。”
“你!”窦斌怒气盈然,扬手就要打她。
张小娴已经大踏步往外面走去了,“至于我送你的那些东西,交到你手上也算是垃圾了,你就自行处理吧。”
说着,把房门钥匙狠狠地掷到他脚边,“窦斌,我们最好再也不见!”
她一直高昂着头颅,挺直脊背,直到跨出窦家大门,才放任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在衣襟上。
怎么可能不伤心呢,那是自己付出了整整四年的男人。可是,张小娴一贯是输人不输阵的类型,打碎了牙齿也要和血吞。
她抬手招了一辆车,“离开这里,去哪都好。丁秋星
第二章 不一般的男人
市中心的一家苏格兰酒吧内,播放着布鲁斯风格的音乐飞蚂蚁。
虽然现在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两点,但舞池内仍然站满了跳舞的人。数不清的都市精英在这里放下了白天的伪装,做回了最真实的自己。
慢摇的节奏让人昏昏欲睡。吧台前,一个样子甜美可人的女孩拿着一杯威士忌,仰头就往嘴里灌。
她海藻般的长发一直散落到腰际,通透灵动的大眼睛里已经现了醉意,清纯的目光含烟带雾,很是勾人。
张小娴把空了的酒杯推给酒保,口齿不清地胡乱说一气,“再,再给我来一杯。”
酒保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小姐,你已经喝了很多了。”
这位女客人显然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上来就点了一杯烈酒,而且喝酒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很快便醉了。
张小娴皱起眉头,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酒保说了什么,立刻就不乐意了,“很多又怎样?凭什么你们男人可以喝酒我就不可以?凭什么你们就能随便找女人乱来,我就不可以放纵一次?”
原来又是个为情所伤的女孩。酒保了然地点点头,也不再多说,递给她注满的酒杯,还贴心地安慰了一句,“都会过去的。”
张小娴又是一饮而尽,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蔓延到胃部。
今天在窦斌家里看到的场景又不停地闪现在她面前,说着说着,张小娴不禁觉得鼻头有些酸涩。
他曾经说过,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是转眼就将别的女人带回家……
她怎么又想起那个渣男了!
张小娴狠狠地甩了甩头,把那些该死的画面都赶出脑海,目光四下搜罗起来。
不就是个男人么,她就不信,没了窦斌,她还找不到别人了。
很快,大厅角落里的一个男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那个男人坐在相对安静的小空间里,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装,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手里拿着一杯香槟,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啜饮着。
张小娴被他的气场勾起了兴趣妖怪人间贝姆,好奇地朝他的方向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他的眉眼。
只一眼,张小娴几乎惊掉了下巴。
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轮廓分明的脸颊,浓密的剑眉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对幽暗深邃的冰眸。硬挺的鼻梁,淡粉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整个人笼罩在一股威慑他人的王者气息里。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张小娴中邪了一般端着自己的酒杯向他走去,把酒保的好言相劝都抛在身后,“小姐,那人是你绝对惹不起的啊!我看你还是别过去了水滋源。”
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她要的,不过是一夜的放纵而已。
从吧台到那边的距离算不得很长,张小娴很快就到了那男人的桌前。
她醉醺醺的把酒杯搁在男人的桌上,一屁股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帅哥,你来陪我喝一杯。”
言仲洺今天心情还算不错张楚生,抬眼看了看身边醉猫一样的小女人,没什么反应。
她自认为很有气势的话语,他竟然视若无睹?这些男人,都是这么自大!
一股怒气涌上来,借着酒精的劲,张小娴一把将他刚刚放在桌上的酒杯强行塞进他手里,自顾自地跟他碰了一下,“陪我喝酒。”
说完也不等他有什么表示,自己一仰头先喝了下去。
然后她亮起杯底,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言仲洺挑眉看了看她的神色,被她莫名其妙的行为勾起了点兴趣。
平日里遇见的女人见到他都会躲得远远的,就算再喜欢他也不敢造次,这个女人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老实说,这个欲擒故纵的把戏有点老套了,可事实是他今天心情尚佳,倒还真的蛮喜欢这个调调。
言仲洺盯着张小娴的眼睛,将杯子里的酒一寸寸饮尽。
酒吧里偷偷摸摸看着这边情况的围观人,刹那间都被他这一反转性的举动晃花了眼睛。
搞什么?他们本来以为那女人死定了,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没想到这位言家公子,今天的表现……和平时不太一样?
张小娴见他遂了自己的意,欢喜起来,使劲一拍他的手,“这就对了嘛。”
她就说天下男人那么多,不会找不到的嘛苏三说歌词!看,这才离开了窦斌不到一天,就让她捡到一个千年难得一遇的极品大帅哥。
酒醉中的女人控制不好力道,这一下让言仲洺有些吃疼。
他宽厚的手掌一翻转,直接将她幼白纤细的手反握在了手里,凑近她的脖间,语气里尽是邪魅,“女人,够了,你已经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不需要再演戏了。”
第三章 一夜放纵
温热的呼吸喷在张小娴脖子处敏感的皮肤上,让她微微一个瑟缩。
酒精让身体的热度慢慢高起来,她呼吸转为轻微的急促,“你,你在说什么?”
女人茫然的神色和毫无章法的言语,让言仲洺在一瞬间燃起了征服的欲望,他大手扣住张小娴的腰,直接把她从座位上捞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便直接吻了下去。
柔软如花瓣一样的唇,带着清冽的酒气。
吻起来味道很好的样子……
不过,这女人居然喝烈酒?
那她应该的确是醉了……所以刚刚对他所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演戏了?言仲洺的兴趣反而更浓。
身边的莺莺燕燕要么是过于浪荡,要么是对他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招惹了他。像今天这个女人这样的,似乎还真的没有遇见过。
清纯与妩媚,矛盾的结合体。他很喜欢。
这样想着,言仲洺不知不觉地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尖挑开她的贝齿,贪婪地汲取里面的甘甜和芬芳。
酒的后劲一上来,张小娴现在只觉得头晕的紧,做出的一切反应都全靠本能,哪里还有半分理智可言?
她只感觉到身体被人紧紧圈住,男性的霸道气息在自己的唇齿间漫溢。
不自觉地,她开始回应,石材结晶粉丁香小舌在口腔里和他共舞。
言仲洺的手掌游走在张小娴的腰肢间,熟练地掠过各个敏感点,让她微微喘息起来,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柔若无骨地附在他身上。
一吻结束,张小娴脑海里好歹找回了一丝清明。
刚刚她说什么来着?现在她需要一夜的放纵别太晚回家。
她目光仍旧呆呆的盯着男人完美的脸,伸手戳了一下,“谁说我找不到男人的?这个就好看的紧。”
言仲洺被她这句话给说得哭笑不得,敢情她是专门来这里找男人了?
那他就做这个男人,也无可厚非。
招手唤来了酒保,言仲洺用金卡结了账左威威,然后一手揽着女人的腰,一手拿起了车钥匙,准备出门。
酒保有点欲言又止,“言少,这……”
他指了指言仲洺怀里的张小娴。
这女孩也是个可怜人,难过的样子让人不觉有些心疼。可是让言仲洺带走她的话,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心血来潮的想帮她一把。
言仲洺挑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那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人气势逼得人呼吸一紧,酒保低着头后退了一步,“没,没有。”
“这不是你该管的 。”言仲洺撤了周身的气场,挑起一个笑来,“放心,我会给她想要的。”
说罢,看了一眼怀里已经醉的走不动路的张小娴,皱了皱眉,直接把钥匙放进西服口袋里,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酒吧。
她的身体很轻很软,小小的一团瑟缩在他的怀里,言仲洺冷硬多年的心竟然有些触动。
他打开车门,动作还算柔和地把她放进车后座,然后绕到驾驶室,发动了车子。
十分钟后,低调奢华的灰黑色兰博基尼停在了圣斯汀五星级大酒店的门口。
言仲洺把睡的正香的小女人从车里拖出来,在前台取了房卡。
“言少九玄魔修,还是要惯用的那间总统套吗?”前台小姐的态度殷勤有礼,看他的眼神炽热的几乎是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
言仲洺对这样的示好从来是无动于衷,冷漠地点点头,抱着张小娴拿了房卡去了电梯间。
刷卡进门,开灯。房间熟悉的陈设便映入了他的眼帘。简单的黑白格调,古朴大气的家具,以及柔软的大床。
他不经常来这里,但酒店总会给他留一件套房并且时时打扫,因他有时候不想回家便会过来落脚一夜。
本来想带着这女人回家的,由于她味道实在是太好。可是言仲洺没有带陌生女人回家的习惯,也就只能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人的睡颜。
单单是这一瞥,下腹的某种火焰便腾升而起,憋得他生疼。
言仲洺不由得笑自己,明明过尽千帆,今天却像一个毛头小子那样冲动。
不过既然有了欲望,他也不会勉强自己,反正她也是来找男人,这下顶多算是各取所需,两不耽误而已。
直接将张小娴抱去浴室,剥干净洗了个澡,然后裹上浴巾把她抱回卧房,轻轻搁在床上。
被水冲了一顿的张小娴已经有些不至于不省人事,可是睁开眼,看到的一切东西都让她觉得置身于梦境当中。
她的眼睛半眯着,媚地快要滴出水来,伸手摸了摸言仲洺的脸,“你是谁?长得真好看。”
这女人不知道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再加上这幅表情有多诱人么?言仲洺低吼一声,不再忍耐,一把抓住女人伸过来的手压在她的头顶,薄唇略显急切地覆上了她柔软白皙的脖颈。
他在她的脖子和胸脯处留下一个个青紫的吻痕,酒精忽略了轻微的疼痛感,却让酥麻的感觉无限放大。张小娴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发出了一声嘤咛。
“很敏感蔡名照。”她的反应让言仲洺很满意,低笑了一声,评价道。
接着他的唇慢慢向下移动,掠过她平坦的小腹。他的技巧纯熟,张小娴初经人事,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不一会儿就弃甲投降了。
她只当这是一个荒诞的梦,但沉浸在梦里的感觉让她好舒服,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本来还有些许抗拒的心思慢慢地完全消失殆尽。
不一会儿,偌大的房间就被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低吟声充满……
第四章 善后费
早上七点。
清晨的微光由窗帘的空隙照进房间,在大床上投下一方斑驳的亮色。
张小娴皱了皱眉,眼睛慢慢张开。
她伸手挡了一下,适应了一下突如其来的光线,然后才开始打量起身处的环境。
头好疼……她这是在哪?这陈设,跟她去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一样。
疑惑的目光四处移动,定格在身边熟睡的男人身上。
张小娴的眼睛眨了两下,时间定格了好几秒。接着,极快地伸手捂住了即将发出的尖叫声。
这这这,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为什么会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
她瞪大眼睛努力回忆,却不记得怎么到这里来的,只依稀知道她在苏格兰酒吧喝酒,然后看到了一个漂亮的男人,再然后,她做了一场让人面红耳赤的梦。
张小娴感觉到柔软的被子底下,自己什么都没有穿,不由得心里一凛。
不是做梦,原来她真的和那个漂亮的男人发生了一夜 情!
苍天垂怜,她只是一时负气,想要找个男人来向窦斌证明自己也不差,没想到居然真的因此而付出了初夜。
虽然她对此也不是太过于在意,但是在这种场景下交付出自己的第一次,总不是什么令人欣喜的体验。
不过,这男人的确很……优秀。
张小娴咽了咽口水。眼睛仿佛被男人完美的五官攫住,一丝一毫都舍不得离开。她还记得在梦里这男人的动作是怎样热情霸道,亲吻她的力道却十分的温柔。
说起来,初夜给这样一个男人,也算是她赚到了,不是吗?
呼,她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张小娴挥了挥手,把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都赶出去,轻手轻脚地起身去浴室冲澡。
既来之则安之吧,她还没有脸皮厚到坐在房间里等他醒来的程度。
穿好衣服,张小娴扣上最上面的一颗纽扣,遮住了脖子上激情的痕迹。
那她昨晚,算不算把他给嫖了?
张小娴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好吧,就算不是嫖,至少自己很霸气地把他上了。
她不记得的是,她自认为很霸道的“上了他”,所有的表现不过是躺在他身下喘息而已。
无所谓形式了,张小娴想,既然昨天他表现的那么卖力,至少自己该表示点什么,以示补偿吧?
她想了想,拿出自己的钱包比划了一下,掏出里面仅剩的两百块现金,放在床头。
少是少了点,可是她总不能专程去银行取个钱然后再给他送过来吧?到时候他醒了可就麻烦大了。
张小娴摇了摇头,十分愧疚地小声说,“对不起了帅哥,你先将就着,以后我们有缘再见的话,我再补偿你……呸呸呸,还是不要再见了,反正看样子你也不缺钱,那就这样吧。”
说完就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一项仪式,拿起自己的手包飞快地关门逃掉了。
房间里的空气因为她的离开而又一次陷入了静默。
两个小时过后,言仲洺才从睡梦中醒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好好睡过一觉了。真奇怪,这个女人的身体不仅能让他得到极致的快乐,居然能给他带来一夜好眠。
言仲洺为这个发现感到很惊奇,同时也有一丝丝的喜悦。他习惯性地伸出手去想搂住旁边的女人傅子遇,却扑了个空。
身边的被子早已凉掉,她已经离开很久了。
言仲洺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目光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锐利清醒。他四下打量了一番死亡手表,屋子里空无一人,想来她已经不在酒店。
这时,床头的钞票引起了他的注意。
言仲洺拈起那两张薄薄的纸币,顿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
这个女人,把他当什么了?跟他发生了一夜 情之后跑掉不说,居然还给他留下了所谓的善后费?
那女人敢这样羞辱他,最好不要让他找到,不然……他目光一冷,掀开被子打算起床,却因为床单上的一抹嫣红而陷入了沉思。
她竟然是第一次?
言仲洺拿起床头的话机,拨了前台的号码,“我带来的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走的?”
他的语气算不得好,前台的小姐声音都充满了紧张,“她,她七点过就已经离开了……”
言仲洺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挂钟,时间已经指向十点整。他从胸腔里呼出一口气,没等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之前她酒醉,他居然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言仲洺目光深沉地盯着窗外,第一次因为一场一夜 情而失神了片刻。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石材结晶粉五年后重遇一夜放纵的对象,她慌张逃离,他穷追不舍-内涵微微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