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鹰五旬大妈网恋85后小伙,恋爱后小伙的要求让大妈不堪其扰-天天爆笑趣事

2018-04-07 / 全部文章 / 87 次围观
五旬大妈网恋85后小伙,恋爱后小伙的要求让大妈不堪其扰-天天爆笑趣事

第1章 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
我叫王洋,家住王家岭,初中毕业我就跟着单身汉老叔做起了倒腾铁矿的营生,后来叔得了病,干不动了,我就自己干,现在算是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小富户。
表面风光,可实际干这营生不容易,为了挣钱,很多时候都得巴结别人。
这天我开车到市里,就是去见省城来的客户,为了维持关系,胡吃海喝一顿之后,客户说想去洗浴,我也只能陪着了。
到了洗浴,好好洗个澡,神清气爽,酒气散了不少,本以为就这么着了,客户却拉着我要上楼按摩,搞的我很是无语。
我个人其实不怎么喜欢按摩,可是客户喜欢,我也只能陪着,要不然这哥不高兴了,我这手里的货就不好出了。
到了楼上包间,我俩搁床上躺着,听个服务生叽里呱啦在那介绍着各种花式按摩。
都介绍完了,客户忽然神秘兮兮问:“你们这有随便玩的服务吗?”
闻声我尴尬无语,哭笑不得,服务生却是心领神会,嘎嘎笑道:“那必须有啊哥,咱这只有你想不到的,就没有你玩不到的。”
客户顿时精神十足:“那你给我叫几个过来,我挑挑。”
服务生面露难色:“哥,你们二位在这一个屋子,不合适。”
“也是昂。小王,我去隔壁开个屋子,你在这爽,哈哈。”客户嬉笑着,穿上拖鞋就自顾自的去了。
我可不好这口,客户喜欢,那我也只能由着人家去了。
我正百无聊赖躺着看电视,忽然有人推门进来,还没见着人,就听见个很细腻的声音:“哥,您是不是叫服务啦?”
这女人说话有浓厚的乡村气息,但是嗓音细腻婉约,确实挺好听。
一听这个我就浑身一抖,又一想,估计她是走错了屋子,于是我就急忙说:“我没叫,是隔壁屋子……”
话没说完,女的进来了。
女的穿着绝对火辣。
简单的包臀裙,顶着一对那么大的半球,白花花的两条腿看起来是那么的耀眼,重点还在于容貌,她没有浓妆艳抹,只是略施粉黛,即便如此,却也显得她俊俏如花的很。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女人我认识!
“嫂子?”我愣了两秒后王飞鸿,不敢置信的唤道。
女人也吓坏了,原本进来还是春风满面的,可是当她看清我的瞬间,所有表情都僵住了,浑身也是猛地一颤。
“洋洋?”
本来我还以为只是相似,可是她喊出我的小名,这说明我没认错人,就是我同村王根哥家的媳妇,韩世雅杨萱秋!
杨萱秋脸色瞬间涨红无比,尴尬的要死:“怎、怎么是你啊。”
我也尴尬坏了,忙坐起来笑:“是啊嫂子,我陪客户过来洗澡的。你怎么在这?”
这话一问我就暗暗啐了自己一顿!
王洋你是不是傻?刚才她进来嗲嗲的问是不是要服务了,加上她现在这么一身打扮,你说她在这干什么?!
王根算是我本家的哥,命不好,头些年刚结婚,没半年,外出打工就遭遇工伤,残了腿,废了一只手,丧失了劳动能力,打那以后就回村里了。
王根哥父母岁数大,本来家里条件就不好,这么一残,无疑是雪上加霜,让他们家日子过的更艰难了。
后来我就听说,为了让家条件好点,杨萱秋跟着隔壁一女的进城打工了,挣钱还不少,每个月杨萱秋回家一趟凌采露华,总能带回去不少钱,可她到底在城里干嘛,村里没人知道。
眼下在洗浴竟然见到她,所有疑问应然而揭。
“那什么,我,我在这上班的。”杨萱秋耳根子都是红的了,看也不敢看我,如蚊似的回了我一句。
尴尬的气氛让我也不自在的难受,脑热说了句:“那什么嫂子,我客户在隔壁,是他叫的服务。”
“好、好吧,那你坐着昂洋洋,我,我去工作了。”杨萱秋说话吞吐,眼神闪烁,身子还不停的有些微微发抖。
这节骨眼服务生忽然推门进来了,乐呵呵的:“先生,这位美女怎么样,满意吗?”
这下可好,杨萱秋头垂的更低了,不光耳根子,整个脖子都是通红的了,把我搞的也是异常尴尬,欲哭无泪。
服务生看不出来,还自顾自热情的给我介绍:“我可告诉你昂哥,这位美女可是我们这边口碑最好的了,伺候男人的功夫那绝对一流,要不然就让她留下来伺候你吧哥?”
口碑最好,伺候男人,功夫一流?
服务生的这些话入了我耳朵里,让我面红耳赤,浑身燥热的难受。
老实说杨萱秋在我们那一带是有名的俏媳妇,当初王根哥娶她,不知道让多少男的恨的嫉妒的牙根都是疼的。
其实,我也是众多偶尔幻想把杨萱秋压在身下的男人之一。
不过我也就是偶尔没事想着玩的,到不了日思夜想的地步。
我不是想杨萱秋脸蛋儿深湖巨兽,我是想她那对半球,那么老大,天天都把衣服撑的鼓囊囊的,我就特想知道,这一对东西抓在手里,会是怎么个感觉。
脑袋里胡思乱想,服务生见我不吭声,竟然就帮我拿了主意,拽着杨萱秋坐下来嘻嘻哈哈说:“你看哥都看你看的着迷了,还不懂点事儿,赶紧陪哥玩会儿?”
“不是,我……”
见状我赶紧解释。
服务生却笑哈哈打断我说:“哥,你就别不好意思啦,你放心,美女伺候的要是不周到,我们一分钱不收,嘎嘎。好了好了,哥好好玩,玩高兴了昂,我出去了,不打扰哥了。”
“你别傻坐着了,赶紧伺候哥啊。”服务生冲杨萱秋颐指气使说了一句,跟着嬉笑着颠颠就出去了,咣当,把门就给碰上了。
杨萱秋还愣着,不知所措:“咳,那什么,洋洋,我……”
哼哧半天,她也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其实我也尴尬的要死,多少也猜到她想说什么了,一番纠结尴尬之后,我干脆硬着头皮,好奇的问她:“嫂子,你做这个多久了?”
第2章 你是我的客人
杨萱秋从额头到锁骨那里都是通红通红的,显得异常羞臊和尴尬,哼哧半天说:“洋洋,嫂子也是刚刚才做这个的,你……你……”
似乎她一直在给勇气蓄力,一连说了好几个“你”字,这才总算是开口往下说开了:“你能不能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其实任谁都猜的到她是想说什么了。
我也纠结这个。
王根哥跟我算是本家的亲戚,他爷爷和我爷爷是堂兄弟,而且我俩从小关系就不错,穿开裆裤一起跑着玩了,如今他媳妇竟然跑出来干这营生,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我纠结着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才好,杨萱秋忽然有点急的要哭:“洋洋毛万标,你别不说话啊,我求你了好不好?”
噗通。
杨萱秋居然说完就给我一下子跪地上了。
我动容惊跳,赶紧过去往起扶她:“嫂子,你别、别这样,我可受不起啊。”
杨萱秋抓着我胳膊就是不肯起,期期艾艾央求我:“洋洋,嫂子求你,要是你根哥家知道我做的是这营生,我还怎么活啊。”
说着说着杨萱秋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了,可怜巴巴的跟个泪人儿似的。
原本杨萱秋就挺好看的,这么一梨花带雨,可怜楚楚,显得就更是可人儿惹人疼了。
“嫂子,好了好了,你快起来,我答应你,不给根哥说。”面对她的苦苦哀求,我哪儿有硬心肠拒绝,只能妥协答应了。
杨萱秋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半信半疑的:“你、你说真的,洋洋?你不诓嫂子?”
“我不诓你,嫂子,你快起来,别哭了,我最看不得女人哭了,你还这么漂亮敌百虫片,一哭,都能把人的心都给稀碎。”我苦笑着,有点倒过来央求她的意思。
我就是随口说的,不料杨萱秋却脸上绯红起来,含羞尔笑,扶着我胳膊站起来嘤嘤说:“你、你不诓嫂子,嫂子就不哭了……”
我松了口气,扶着她起来坐下来,哧哧说:“嫂子,村里人都说你跟隔壁村的一女的在城里打工,是不是就是她把你带着做这个的?”
我就是想打听清楚了,日后好找那个女的好好问问,她干嘛把我嫂子带来做这么一行。
杨萱秋却说:“这不能怪她啊,是我求着她带我来的。洋洋,你不是不知道,你根哥家现在这情况,我要是不出来挣这份钱,一家老小,哪儿还有活头啊?”
说到这儿杨萱秋就又有点要哽咽起来的意思。
我生怕她又梨花带雨,赶紧打住说:“嫂子你可千万别哭,我,我不问了,也不说了……”
杨萱秋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带着嘤嘤的媚气,流转而来,还真让我有点想入非非,却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她故意要给我放电来的。
“洋洋,谢谢你,真的,嫂子谢谢你。”杨萱秋浅笑,真诚。
为了缓解尴尬,我咯咯笑了笑:“没事儿,你也不容易,我理解的。”
“你,你真好,洋洋。要不然……嫂子就伺候你一次吧?”杨萱秋忽然就眨着媚眼,娇滴滴的朝我问了这么一句。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到打起了哆嗦,苦着脸叫道:“嫂子你快别开玩笑了,你是我嫂子,我可不敢乱来。”
“刚才服务生已经开了点了,你不做,他们也会问你要钱的。”杨萱秋心疼说。
我明白了,她这是心疼钱呢。
我风轻云淡,无所谓笑道:“没关系,你是我嫂子,这钱权当给你了。”
杨萱秋脸红扑扑顺明全文阅读,娇笑望着我:“洋洋,咱们村子里,你跟你根哥这一坊,就属你最有出息了,又有钱,人也帅,心眼也好。当初媒人怎么就不说把你介绍给嫂子我呢?”
说到最后杨萱秋竟然还有点异常可惜的口吻,搞的我心里痒痒的,可我也只能当做是个玩笑话了。
我只好哧哧笑笑:“嫂子你就夸我吧,再夸我就上天去了,呵呵。”
“傻弟弟,你真好,还不让嫂子说了?”杨萱秋忽然往我这边挪了挪,距离我很近,这么一来,我就闻见她身上的淡淡香气。
我吸了一口,瞬间有点意乱情迷。
杨萱秋忽然把手很自然的搭在我膝盖上,冲我娇笑说:“洋洋,说真的,嫂子已经做这行了,你又是花钱来找服务的,你就让姐伺候你吧,就当咱们不认识,不行么?”
我是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坚持,顿时就有点无语,赶紧躲开她的玉手:“嫂子,真的,你快别逗我了,我,我都有点上火了。”
杨萱秋看着我,噗嗤就笑了,咯咯呵呵的。
我脸上一烫,苦笑着解释说:“其实我是陪客户来的,我客户去隔壁玩了,我不好这口,本来就打算看看电视就得了的。”
杨萱秋慢慢收起来笑容,忽然就盯着我问:“那你是对嫂子没兴趣了,看不上嫂子,是不是尔雅易学网?”
我瞬间崩溃,慌张起来:“不是不是,嫂子,你可是咱们十里八村出名的俏媳妇,谁家男的见了你蒋建琪,都得流口水。”
杨萱秋抿嘴哧哧笑了,脸上荡起娇红的涟漪,姹紫嫣红,真是好看:“傻弟弟,那你见了嫂子,就不流口水?”
“我……”
我感觉脸上火烫火烫的。哦不,确切来说,是浑身都烫,脑袋都是木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血液都开始倒流了。
“洋洋,你要是不认识我,你会不会接受我的服务?”杨萱秋又往我这边靠了靠,胳膊和我的腿挨着,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皮肤的光滑和细腻。
我燥热的快要炸了:“嫂子,真的,我快扛不住了,你就别逗我了……”
杨萱秋居然更进一步,兰指忽而在我胸膛上划过,千娇百媚说:“傻弟弟,嫂子没给你说笑。嫂子来,就是给客人服务的,而你呢,现在就是嫂子的客人。”
“可,可你是我嫂子啊。”我愁眉苦脸,欲哭无泪。
说真的,要是没这层关系,我可能真的扛不住就办了。
杨萱秋却说:“我现在不是你嫂子,而是你的服务员。”
第3章 时间到了
我真不知道杨萱秋为什么这么坚持,非要给我服务,难道她就真的不介意我和她之间的这层关系?
说真的,她要是再进一步的话,我真就把持不住了。
我感觉嗓子都无比干涸起来,心跳都开始猛烈的加速跳动,浑身热的光想跳进个凉水池子,亦或是利用剧烈的运动来把这种怪异的燥热给散发出去。
恍惚之中我猜测到杨萱秋的一个用意,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嫂子,你是不是怕我给根哥说,所以……”
杨萱秋却是莞尔一笑:“看你说的,你既然答应嫂子了,嫂子肯定相信你不会给你根哥说的。”
“嗯,你相信我就好,那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咱们要真那啥了,以后在村子,还咋见面啊?”我苦笑说。
杨萱秋忽然娇嗔起来:“洋洋,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呢?你钱都花了,就应该享用应该得到的服务,懂吗,你现在就别把我当嫂子,就把我当普通的技师就可以了。”
杨萱秋这理论让我没办法接受,可是她的坚持我又不知道怎么说服,加上她此时浑身散发出来的妖媚气息,真的不停闪燃着我体内的荷尔蒙,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好了好了,别磨叽了,这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来,嫂子伺候你。”杨萱秋忽然变的不耐烦起来,突然就伸手扒拉起我的大裤衩子。
要知道,我全身,就这么一件东西啊。
要是真的被扒拉下来……
我惶恐下本能的去拦她,可杨萱秋的速度真快,没等我来得及拦,直接,就给我大裤衩子扒拉了。
瞬间鬼神传奇,跟随了我这么多年的超级战士,就暴露在了杨萱秋眼前。
我的天,羞死我了!
我瞬间浑身滚烫,真是想赶紧找个地方钻起来!
杨萱秋却意外的大喜惊道:“哇塞,洋洋,还真没看出来啊,你的这东西雷克明,竟然这么老大?!”
本来我就够羞臊的了,想不到杨萱秋居然这么“夸”我,登时让我更加无地自容,羞臊的浑身登时喷火。
我赶紧捂住战士,苦叫道:“嫂子,你快别这样了,我,我都羞死了我!”
“呵呵,傻弟弟,你不会还是处吧?”杨萱秋朝我鬼魅的笑道。
我哭笑不得:“不是啊,可就算不是,那咱俩也不能……”
杨萱秋直接就打断了我,嘎嘎笑道:“行了昂,我的好弟弟,你既然是嫂子的客人,嫂子说什么也得把你伺候好了才行。”
说完话,杨萱秋突然强行把我的手挪开,没等我反应过来,想不到,突然就一阵热乎乎的畅快愉悦之感,由战士清晰的反馈到了浑身的每一根神经,刹那传递到脑顶。
杨萱秋的红唇,居然与战士亲密交谈起来。
顿时,我沦陷了。
我不知道杨萱秋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怎么就不顾忌我们的特殊关系,偏偏要给我带来这种特殊化的服务??
在我被愉悦之感彻底腐化沦陷的时候,这些问题就被我的大脑自然屏蔽掉,开始疯狂的接受起杨萱秋的各种服务。
杨萱秋说她是刚刚来做这种工作,老实说我真不信,因为她嘴上的功夫不是一般了得,也就那么两三下吧,跟随我多年的战友就昂首挺胸起来,蠢蠢欲动的想要寻找战壕干仗。
噗嗤噗嗤的声音,持续了能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而这五分钟里,我整个脑袋都是空白的,整个身子都是炽热的,尤其是战士所在的区域,更是炽热难耐。
我居然开始完全陶醉其中,忍不住主动伸手抓住杨萱秋的头发,不停的控制她的头颅不停的冲击。
“呜……”
杨萱秋突然发出一声娇哼,拍打我一下之后推开了我,脸上挂着热气腾腾的红晕,哧哧笑道:“傻洋洋,你不知道你这东西老大了吗,差点把我弄吐。”
她这么一说,真让我内疚的要死,摸着脑袋一顿尴尬的笑,还有点不知所措。
杨萱秋忽然起身,轻松松就把单薄的衣裳给去掉,瞬间,光滑而又细嫩的娇躯,完全在目,没有丁点的遮盖之物。
“洋洋,进来吧?”杨萱秋索性往我边上一躺,一双白花花的腿很是自然的分开,她还妖精似的眼神望着我,哧哧笑道。
第4章 嫂子回村
眼前杨萱秋的举动和眼神,无疑真的让我彻底爆炸,我完全没了任何顾虑,直接带领着我多年的战友,攻击进了杨萱秋的战壕之中。
在战士前进的瞬间,杨萱秋还发出一声哼响,就这么一声,登时让我更加火烧火燎,哪儿还管别的,立马展开不要命的冲击。
伴随着肌肤相撞的清脆交响声,杨萱秋还不断发出时快时慢且充满了妖魅气息的哼声,这两种声音灌入耳中,真的带有无穷的魔力,让我充满了力量,甚至我还仿佛听见了号角声,千军万马在奔腾,呼喊着“冲啊——”
我完全沉浸在了这次的战役之中,无法自拔。
战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的战士才总算疲惫,嚷嚷着结束战斗,最后,战士还骄傲的把汗水洒在了杨萱秋的背上。
杨萱秋心满意足的倒在我旁边,呼吸由急促慢慢的平缓下来,嘴角却始终勾勒着满足的微笑,脸上也一直悬浮着热气腾腾的红晕。
“我的好弟弟,你怎么这么厉害,这么猛?”杨萱秋一边用玉指在我的背后轻轻的滑动,一边哧哧的笑着说。
都已经这样了,我反倒也没那么多顾忌,坦然了不少:“我一直都这么猛啊,只是嫂子你没法儿知道罢了。”
“这可好了,嫂子我越来越恨介绍我跟你根哥认识的媒人了。”
杨萱秋嗲声嗲气的哼唧说。
接着,就慢慢站起来,从我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我,她那对巨大的半球体紧紧的贴在我的后背,挤压的弹性与软性恰到好处的触碰着我对异性有所悸动的神经。
“你根哥什么都不如你,就连这种事情都不如你。”杨萱秋稍有怨气的哼道。
我咯咯诧异道:“根哥身体那么好,他怎么能不厉害呢?”
杨萱秋却说:“是真的不厉害。出事儿以前,你根哥还行吧,出事儿以后,我跟你哥就有过两次,而且,每次都是我动,他不方便动。”
提到这个,我心里猛然一顿揪痛。
根哥都那样了,我居然还跟她老婆这样,我太不是东西了!
巨大的谴责感让我浑身一颤,豁然就挣脱开了杨萱秋的怀抱,跳下床惶恐说:“嫂子,根哥现在这样,我们,我们就更不应该这样了……”
杨萱秋愣了下,旋即掩嘴嘎嘎娇笑起来:“傻瓜,嫂子不是说了吗,现在我们就是服务和被服务的关系,你不要顾虑那么多。你想,今天就算不是你,是另外一个男人海灵菇,嫂子不是一样要提供服务的吗?”
这理论,我尽然无法反驳。
“再说了,换个别人,肯定没弟弟你这么猛的。嫂子现在都有想给你钱的冲动了,咯咯。”杨萱秋有些不好意思的嫣然笑道。
反正,我这心里就是不舒服的很。
这时候,忽然有人敲门:“时间到了啊。”
“知道了。”杨萱秋很自然的应了声。
接着,杨萱秋就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又一次叮嘱我说:“洋洋,记住回去别乱说啊。”
我木讷的嗯嗯说:“我知道,嫂子。”其实我心里还说,就算打死我,我肯定也不能往外乱说啊,被人知道我和嫂子有了这么个事儿,以后我在村子还怎么混??
“乖弟弟。”
杨萱秋穿好了衣服,拿上她的包,笑嘻嘻的说道,接着竟然还过来,微微踮起脚尖,抱着我就香了一口。
就这么一下,我竟然又有些要沉陷的冲动。
杨萱秋又附耳,吐着热乎乎的兰气在我耳上:“等回村子了,你要是想要,就来找嫂子哦,好弟弟。”
我机械似的点点头,脑袋真个都是空的。
杨萱秋扭着细腰颠颠出去了,没一会儿,客户也心满意足的回来了,往旁边的床上一倒,就开始跟我大刀阔斧的畅谈起他刚才的经历。
陪客户吃喝玩乐一宿,客户自然心满意足,爽快答应明天派车去我的货场拉货。客户在这方面还挺讲究,第二天中午,回到村子的我正在家吃饭,在货场盯梢的马六就打来了电话。
“洋哥,来了仨前四后八,说是拉货来的。”
闻声我草草吃了两口,给爸妈打了招呼就赶紧骑上刚买不久的崭新摩托去了货场。
三辆货场最后都装的满满的,当即客户就给我打了一半货款,另外一半等货拉回去了就结算。
人家爽快我也不能含糊,乐呵呵就说:“哥,改天兄弟再请你吃饭昂。”
客户爽朗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呵呵,吃完饭了还去那洗澡,早上咱走的时候,我听服务生说了,晚上伺候你的那个,活儿老鸡毛好了,搞的我一直惦记,下次说什么我也得去试试那娘们儿,哈哈。”
客户的话让我感觉心里很是别扭,无疑也让我想起了和嫂子的那么一出,又寒暄了几句,赶紧把电话挂了。
送货车出了村子,给马六交代了几句看好货场,我就骑车回了家,把车推到院子,就见我妈正跟同村的三婶在那聊的热火朝天的。
见我回来了,三婶嘻嘻哈哈说:“洋洋回来了。正好,现在没事儿,跟婶儿去见个姑娘吧?”
我把摩托放好,礼貌说:“我还是不见了,三婶儿。”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再不谈对象结婚,我和你爸还抱孙子不了?”我妈虎着脸,又是焦急又是不悦的朝我教训道。
让我相亲不是一两次的事儿了,可我老是觉得相亲有点过于刻意了,不如无意中的邂逅,这样的感情我觉得才足够稳妥,能过一生。
其实有这想法,也是因为我前一任女朋友,就是相亲好上的。
她叫兰花,我们村出了名的美人儿,不光人长的好看,身材也是一级棒,说话也没有丁点乡土气息,整个就跟城里姑娘似的,唯一不足的,就是那对东西不尽人意,有点飞机场的样子。
头两年经人介绍我俩认识,后来就处上了,我当时确实挺喜欢她的,对她特好,喜欢什么买什么,也特照顾她的心情什么的,可结果,她竟然给我戴了绿帽子,跟我货场一小子勾搭上了。
自从这事儿,我就对相亲反感了。
“洋洋是个干大事儿的孩子,每天忙着挣大钱呢。呵呵。”三婶儿连忙帮我打圆场,接着就说:“不过不是三婶儿说你啊,洋洋,男人啊,立业重要,成家,也重要。”
说完,三婶儿拿出来个照片往我眼前一放:“看见没,这是隔壁村的姑娘,叫秀灵,你看人家姑娘长的,多水灵,多好看。”
还别说,照片里这姑娘确实不赖,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小嘴巴撅着,十分卡哇伊。
“这丫头多大了?”我忍不住笑道。
三婶儿笑道:“十九了。”
“我怎么看着像十五啊。”
“去,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告诉你昂,说什么你也得去,不好好相亲,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妈在那又一顿教训,搞的我十分无语。
没办法,这人岁数再大,也不能跟爹妈顶撞,看我妈真的是容不得我反驳了,我也只好认命,苦笑说:“那行吧,我就去见见。”
三婶儿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走,三婶儿带你去她家看看去。”
我不得不又把摩托推出去,带着三婶儿就往隔壁村子去,快出村子,三婶儿招呼我说:“洋洋,前面老于那停一下,去人家姑娘家,怎么也不能空着手不是?”
我心说也是,反正也不吝啬这点钱,干脆就在小卖部老于叔家门口停下来,跟三婶儿合计了半天,最后买了个件百分百汇源果汁,还有一篮子柴鸡蛋,就这么点东西下来,还真不算便宜。
“哟,这不是根子媳妇吗,休息回来啦?”我正把果汁往摩托上捆着,忽然就听三婶儿笑呵呵的给人打起了招呼。
根子媳妇?
我心里怦的一动,身子猛然一颤,直接起身就朝村口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杨萱秋穿着朴素的花格子衬衫,和一条普通的牛仔裤,手里拎着个红色的包,正冲三婶儿乐呵呵的笑。
“是啊三婶儿,回来休息两天。”杨萱秋笑眯眯的,我看着她,心里特古怪的感觉,可她却似乎忘却了昨天的事儿,看也没看我一眼。
“该休息就休息,别老在城里打工,累垮了身子,根子家可就真塌了啊。”三婶儿特关心的笑道。
杨萱秋嗯嗯说:“是啊,这不就是累了,就想着回来歇两天。三婶儿肥猫寻亲记,你这是干嘛去?”
三婶儿笑呵呵的拍拍我说:“这不嘛,带洋洋去隔壁村子相亲去。”
三婶儿突然给杨萱秋一提我,我猛然一抖,心虚的说不出来的别扭,结果手上一滑,还没绑好的汇源果汁,噗通就从车上掉下来了。
纸箱子摔变了形,还都是土,里面没坏不耽误喝,可这是给人家送的礼,这模样可不好看,一下子我就头疼的很。
“这孩子,这么不小心,肯定是看人家姑娘照片,知道相亲的姑娘好看给乐呵的,嘎嘎。”三婶儿嬉笑着说道,然后忙示意我把东西捡起来。
杨萱秋没什么特别的神色,就跟以前一样冲我笑呵呵的:“洋洋,那你可得好好相亲啊,争取让王叔王婶儿早点抱上孙子。”
好多人见了我都爱这么说,以前偶尔见了杨萱秋,她也会顺嘴开一句这的玩笑,可今个儿,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我心里就别扭的要死。神州鹰
“这孩子,咋的了,不认识你嫂子了,咋还不说话了呢?”三婶儿诧异的望着呆滞了的我问道。
我忙打哈哈说:“没,我这盘算要不要换箱子果汁哩。”
我应付着,但也趁着三婶儿低头看果汁的当,偷偷抬头看了眼杨萱秋,然而,她也恰好在看我,眼里分明就比刚才多了很浓的媚笑,甚至,还冲我吐了吐舌头。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神州鹰五旬大妈网恋85后小伙,恋爱后小伙的要求让大妈不堪其扰-天天爆笑趣事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