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龙女五十载岁月辙痕永世难忘-xinant

2018-05-16 / 全部文章 / 79 次围观
五十载岁月辙痕永世难忘-xinant
热烈庆祝
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成立60周年
1958年8月15日—2018年8月15日
隆重纪念
北京知识青年插队莫力达瓦50周年
1968年8月21日—2018年8月21日
知青时代
1968年8月和9月,2588名北京知识青年在经过两年多文化大革命的磨练,告别学生生涯,先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今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插队落户。
其中有一伙青年,因向往以前在电影及书本上所见骑马、打猎、游牧的少数民族的浪漫、奇异生活,便以要和少数民族群众打成一片、到最艰苦地方锻炼为“借口”,谢绝分配到平原汉族地区,来到莫力达瓦北部山区达斡尔族聚居的腾克公社前霍日里生产队,开始了踏上人生道路的重要转折点。

1968年8月21日16:32随着一声火车汽笛鸣响,我们离开父母、离开家庭、离开北京前往莫旗腾克公社前霍日里生产队插队落户,迄今光阴流逝已经整整50年。





当年前霍日里全村43户人家没有一户外来民族,却以达斡尔族博大的胸怀接纳了我们来自北京的知识青年小巷古董店,年长的视我们为儿女,同龄的视我们为兄弟姐妹,帮助、呵护我们走好人生道路重要的一步。





他们和热情、豪放、古朴、善良的达斡尔族乡亲们共同劳动、生活,结下友情。他们学会犁地、播种、铲地、收割、打场等各式农活,学会上山打柴、生火做饭、种自留地等生活本领,学会待人接物、处理错综复杂社会现象的生存经验,为日后人生奠定了基础。他们有欢乐、有苦恼、有挫折北界王,尽管经历的时间长短不一(短则数月、长达数年),但每个人在前霍日里的日日月月,皆是刻骨铭心的,终生难忘的。











前霍日里知青点,先后曾有15男7女,共计22人落过脚。目前还能取得联系的有马小健(女)、王小京(女)、朱际川、关纪新(满族)、孙子系、孙寒江、李亚丽(女)、李燕生、汪致重、周倜(女)、赵德宝、骆小然、唐西南、章三乐、禹明珠(朝鲜族);已经去世的是周改平、孟昭德、刘刚(女);尚未取得联系的是仲小丽(女)、余景华(女)、陆海涛、郭建军。
1968年到1970年,是前霍日里北京知青点兴盛时期。随着知青们为前途考虑、为命运奔波,陆续他往,知青点的人气也逐渐消失。从1968年底禹明珠第一个迁出,到1978年马小健最后离去,前霍日里的北京知青历史乃告了结。

※ ※ ※ ※ ※ ※ ※ ※ ※ ※
后知青时代
前霍日里的北京知识青年自陆续离开前霍日里后郑大志,在各自的人生道路上风风雨雨拼搏了二三十年,大多事业小成,家庭生活稳定,并且大部分人相继取得联系。每当大家相聚一起,谈论起当年在前霍日里的那段经历,总是念念不忘那里的滔滔嫩江水、蜿蜒霍日里河、村西山坡五棵松以及驰骋乡间的大轱辘车、二里多长的豆垄地、我们的的知青小屋、大碴子粥、奶子面片、三指膘的手把肉?敖尼玛?更怀念待我们如亲人的达斡尔族父老乡亲仙女虾。于是自1992年以后,我们通过不断努力,逐渐和前霍日里的达斡尔族乡亲们取得联系,尽我们所能帮助他们做了一些诸如看病、买药、购物等力所能及的事情巨松鼠。

1998年9月在北京知青莫旗插队30周年纪念大会上,当年在腾克公社插队北京知青们的合影。

怪勒、前霍日里的知青大团圆
※ ※ ※ ※ ※ ※ ※ ※ ※ ※

在那方热土上,我们曾经劳动、生活并把青春年华奉献。不尽的思念使我们的脑海中常常涌起回去看看的念头。1999年7月孙寒江、赵德宝、朱际川、关纪新、周倜及唐西南带着夫人、女儿一行8人踏上重返前霍日里的行程。想当年我们踏着泥泞的道路入住尼尔基中学时,尼尔基镇只有一条十字街,到处是低矮的土坯房,看如今平坦的柏油路两边楼房林立、商铺繁荣,已初具现代化县城之规模;想当年尼尔基镇到前霍日里村长达65公里的路程还没有通汽车,人们到旗里办事只能靠步行、赶大轱辘车或骑自行车一般需要2天的时间,现如今我们坐汽车不到两个小时在就回到了腾克乡,回到了前霍日里村,这20多年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当汽车载着我们驶过东八里,驶过嫩江江套,一幅幅熟悉的景色涌入我们的眼帘。当我们踏上前霍日里的土地、看到前来迎接我们的乡亲们时,尘封了20多年的模糊记忆顿时清晰起来,“额尔登”,“拉布库”,“银锁”??我们对这一个个因岁月久远而陌生的名字竟能脱口而出。由于嗜酒如命的生活习性以及地方病的困扰,此时的前霍日里,年长于我们的乡亲以及部分同龄人大多已不在世间;我们的同龄人以及当初年少于我们的孩子现在都步入中青年,尽管容颜改变很多,但我们很快就能一一对认,久别的情结终于在相聚的热拥中得以释解。

我们再次登上西山坡,俯瞰前霍日里全貌美人温雅,远观蓝天白云下的西山、仍旧挺立的前霍日里风水标志的五棵松、村东青青的大草甸、蜿蜒曲折的霍日里河,青山绿水犹存,我们见证了前霍日里的鼎盛。

在前霍日里短短的几天里,我们走街串家,寻觅、追忆当年插队生活的蛛丝马迹,我们在早已易主的当年知青小屋前留影,到访村里的每一家。我们看到达斡尔族乡亲们的生活确实发生了巨大变化,分田到户后家家过上了富裕的乃至坐地收租的生活;家家都用上了农业机械,种田不再辛劳;家家通了电,用上了电灯、电视机、电冰箱等家用电器,不再受煤油灯的烟熏火燎。


乡情浊如酒,点滴沁心头。

在前霍日里小学操场上,村里为我们的回归举办了篝火晚会。许多小孩纷纷聚拢来,想看一看当年和他们的父辈共同劳动的北京知青究竟何等模样。孙寒江代表我们再一次衷心感谢前霍日里达斡尔族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对我们在前霍日里插队时的无微不至的关怀;衷心祝福他们日后的生活天天向上,更加幸福美满;衷心希望我们和前霍日里这第二故乡的情谊日久天长!

短短几天前霍日里回归之行终于了却大家多年的夙愿,带着悠悠的感伤、带着隐隐的眷恋、带着微微的遗憾我们离开了前霍日里,再见了,莫力达瓦、再见了,前霍日里、再见了,我们的达斡尔族乡亲们,今后,我们还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 ※ ※ ※ ※ ※ ※ ※ ※ ※

2005年7月孙寒江独自驾车又回到莫力达瓦,回到前霍日里,此时的莫力达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神武龙女尼尔基水利枢纽即将建成、尼尔基镇各式各样漂亮的楼房比比皆是、颇为壮观达斡尔民族园矗立在尼尔基水库岸边、新修建的腾克镇、前霍日里乡亲们的新家业已建成并且搬迁居住??一切都令人刮目相看。更可贵是最后见证了即将淹没于尼尔基水库、已经夷为平地、我们心中永远的前霍日里。

※ ※ ※ ※ ※ ※ ※ ※ ※ ※

2007年12月,莫旗政府为庆祝莫旗成立50周年、北京知青莫旗插队40周年在北京空军招待所举行聚会远东帝国,前霍日里部分知青再一次聚集在一起,这也是和周改平生前最后一次相见。
※ ※ ※ ※ ※ ※ ※ ※ ※ ※

2008年5月前霍日里周倜、王小京、怪勒叶晓等为发挥北京知青的余热,协助莫旗旅游局考察、开发莫旗的旅游资源,再次回到莫力达瓦、回到前霍日里,此时的前霍日里即将淹没于尼尔基水库,而村西山坡上前霍日里的风水标致五棵松也仅仅存活两棵了。

※ ※ ※ ※ ※ ※ ※ ※ ※ ※

2008年7月王小京和唐西南受莫旗政府邀请,参加莫旗成立50周年庆祝大会又回到莫力达瓦,这时的莫力达瓦和9年前相比,只能以巨大的变化来描述熟男有惑,尼尔基水利枢纽已经锁住滔滔的嫩江水致使两岸及下游从此不再受洪涝之苦、一桥飞架嫩江从此不受汽船摆渡和浮桥的困扰、极其壮观的旗府大楼矗立在上下6车道的迎宾大道旁、迎宾环岛上的精美雕像每日迎接着南来北往的八方来客、伊兰广场上晨练人群跳着欢快的舞蹈和大城市的生活毫无差别、气势磅礴的旗庆歌舞完美展示了达斡尔族的过去、现在及将来。



此时的前霍日里的乡亲们的生活变化也是巨大的,一部分人搬迁到腾克镇住上砖瓦房,过起新的农耕生活,另一部分人在尼尔基购买了楼房过起新的城镇生活,生活习俗更是发生根本的变化,上图为会见居住在尼尔基镇的乡亲们。


会见居住在腾克镇的乡亲们,衷心希望达斡尔族的乡亲们能够健健康康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 ※ ※ ※ ※ ※ ※ ※ ※ ※

2011年秋末至2012年开春,原腾克公社怪勒、前霍日里生产队插队的27位知青合伙编纂了一本插队回忆录【岁月辙痕】,生动记录了当年在莫力达瓦插队期间的点点滴滴,送给自己、也送给友人、更送给后一代。


2012年7月前霍日里的孙寒江、唐西南、从美国回来的章三乐及女儿、洋女婿,怪勒的叶晓、吴起新、何静竹夫妇、李爱国及侄女等一行重返莫力达瓦,将我们的【岁月辙痕】回忆录送给莫旗政府、送给两村的乡亲们鬼女红叶御魂。

在腾克镇会见前霍日里的乡亲们





最难能可贵的在前霍日里乡亲的帮助下,我们分乘两艘铁皮船逆江而上,最后看一眼淹没前霍日里村的辽阔水域,看一眼已经枯死但仍然挺立的最后两棵松树,前霍日里村、五棵松已不复存在,却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与居住在尼尔基镇的前霍日里乡亲们见面

与当年插队时的堡垒户忠庆一家亲切会面,章三乐看到忠庆一家的生活并不富裕,萌生通过资助忠庆孙辈学习费用,期待最终学有所成,进而改变家庭生活状况的想法。

※ ※ ※ ※ ※ ※ ※ ※ ※ ※

2014年7月赵德宝与后霍日里知青一起重返莫力达瓦
※ ※ ※ ※ ※ ※ ※ ※ ※ ※


2017年5月章三乐及其大哥、工友再次重返莫力达瓦,看望他资助的忠庆孙子及孙女,看望给他制作大轱辘车的达斡尔老人鄂刚明,孙寒江、赵德宝、唐西南一同前往。

在坚守莫旗近50年知青商振铎引领下,将怪勒、前霍日里两队知青捐赠给筹建中知青纪念馆的物品上交莫旗统战部。


我们设便宴招待在尼尔基镇居住的前霍日里达斡尔族兄弟姐妹,共有23人参加是历年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大家共叙往事、亲热无比;并有幸见到已经80高龄、当年公社书记那顺巴图,依然是当年模样变化无几,老当益壮、神采奕奕。

在前霍日里最年长者铁生的帮助下,第一次辨认清楚照片中人员及相互关系:
前排左一:耀东 三乐 赖柱(敖老师儿子) 铁山(扎兰台儿子) 金台(正奎小儿子) 小胖(来木匠二女儿) 玉凤(敖老师小女儿) 玉珠(敖老师大女儿);中排左一:黑子 老商 铁生 三乐大哥 那顺巴图 林花(扎兰台妹妹) (忠庆大姐) (忠庆二姐) 荣芳(来木匠大女儿) (保明妹妹) 寒江;后排左起: 苏山(乌力吉图大弟弟) 国柱(老保管大儿子) 柳芬(正奎小女儿) 菊花(铁柱姐姐) 德宝 (汉托三女儿) 金凤(正奎二女儿) 金榴(忠庆媳妇) 额尔登(乌力吉图小弟弟) 西南 布和(布拉弟弟);保明、永奎因病无法出席、英台在广西儿子家。

在去往特莫呼珠的道路旁,章三乐又见到当年用来盖房的塔头地兴奋不已。

在特莫呼珠看望给章三乐制作大轱辘车的鄂刚明老人

大轱辘车是达斡尔族特有的、必不可少的生产、生活交通工具,我们下乡时上山砍柴、下地干活、往来拉物品等全都仰仗大轱辘车,驰骋在深山密林、山野小道上,具有特殊的大轱辘车情缘。随着达斡尔人生活的变迁天才宝贝oa ,大轱辘车渐渐淡出他们的生活,致使1999年我们重回莫力达瓦时很难寻觅它的踪迹,以为再也没人会制作。2012年7月重返莫力达瓦之际,在腾克镇霍日里村招待我们的晚餐中,当章三乐听说特莫呼珠村还有人会打制大轱辘车时,连夜赶往30公里外的特莫呼珠找到鄂刚明老人,当即定制了一辆大轱辘车;如今近5年光阴过去,第一辆漂洋过海的大轱辘车已现身在美国三乐公司的院里,并按当年村里最好的黄骠马模样定制了马匹配套,三乐精益求精力求达到原模原样的的达斡尔族大轱辘车,可谓用心良苦。

又见到蜿蜒曲折、清清的霍日里河上游,当年从前霍日里村北边缓缓地流过、汇入嫩江,是我们春天钓鱼、夏天洗浴、秋天档梁子捉鱼的好去处。可自1999年后就再没有看到过,曾以为这辈子再看不到了,不曾想霍日里河依然还在特莫呼珠山沟里草甸子上静静地流淌,美不胜收。

塔温敖宝霍日里河上游曲水弯弯

回到腾克镇先去探望生病中的永奎,当年他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是最早与我们密切往来的达斡尔青年,现在瘫卧在床,心中明白我们的到来却无法用言语表达,心里很不落忍,唯有代表前霍日里知青留下些慰问金,祝福永奎早日康复。

与时任霍日里村领导班子合影:左起:妇联主任 铁柱(木德弟弟) 德宝 计生委主任 (现书记媳妇) 铁生 西南 pia(三声)(金元儿子) 村支书(波撮罗四儿子) 保金(老贫协敖熙忠儿子) 三乐 三乐大哥 村长(禾勒保儿子) 村会计 治保主任(金元孙子) 寒江


与布和在黄花盛开的草甸上

与林花在达斡尔族民俗园

※ ※ ※ ※ ※ ※ ※ ※ ※ ※
成立于1958年8月15日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是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下辖自治旗,全区三个少数民族自治旗之一,全国唯一的达斡尔族自治旗,全旗26个民族白敬祺,主体民族是达斡尔族。莫旗位于呼伦贝尔市最东部、大兴安岭东麓中段、嫩江西岸,北与鄂伦春自治旗接壤,西、南与阿荣旗、黑龙江省甘南县为邻景旭枫,缪海梅东与黑龙江省讷河市、嫩江县隔江相望,属中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
60年一甲子,如今莫旗发生了沧桑巨变,谱写出更加壮丽辉煌的新篇章,莫旗享有曲棍球之乡、大豆之乡、歌舞之乡等美誉;传承并发展了鲁日格勒、乌春、扎恩达勒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及达斡尔民居、哈尼卡等21项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莫旗风光秀丽、旅游资源丰富,在这里可以领略到神奇的自然美景、体验淳朴的民族风情、品味可口的民族美食、朝圣神秘的萨满神灵、参与丰富精彩的的庆典活动、感受传统节日的魅力,这里是契丹后裔达斡尔族的聚居地期待与您的邂逅。

2018年8月王小京、唐西南应莫旗政府邀请大同数来宝,参加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再次来到莫力达瓦。

安顿妥当即刻动身来到新修建的达斡尔民族博物馆,旗里为纪念知识青年到莫旗插队50周年,特意在博物馆中开辟了知青展厅,很想了解其中展出的内容。


部分腾克北京知青参观知青厅,左4、左2、左8、左9为后霍日里冯伟、王维成夫妇、左6为莫克里刘工超、右1为策展人郭连锁,解说员是怪勒村的达斡尔姑娘。






虽然因为展厅布置尚未最后完成青魇,展品说明还没有书写,但看到我们送展的物品、照片等大多被采用很感欣慰。


在新建成的莫旗演艺中心观看由旗乌兰牧骑演出的原创民族歌舞史诗剧【梦回千年】气势恢宏宇文成龙,一个旗的乌兰牧骑能够做到如此水平很值得称赞。

8月15日出席在文体中心举行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成立60周年庆祝大会,来自莫旗各个行业的彩车和民族表演方队展现出莫力达瓦达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文化繁荣、生态文明、社会和谐及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






观看在演艺中心外广场举办的旗庆60周年篝火烟花晚会,熊熊的篝火燃起来,璀璨的烟花绽放天空,吉日良辰欢乐今宵,祝福莫力达瓦的明天更加灿烂辉煌。


王小京在尼尔基镇招待当年一起劳作的姐妹们,75岁的敖铁生大哥是连接知青和乡亲们的中间纽带,每次回莫旗总是不辞辛苦、亲力亲为,祝愿他健康长寿。

与忠庆一家亲切会面

※ ※ ※ ※ ※ ※ ※ ※ ※ ※
历史见证

插队时期莫力达瓦旗府尼尔基镇中心只有一个十字街头

2008年由于尼尔基水利枢纽的建设尼尔基镇旧貌换新颜,空中俯瞰尼尔基城镇全貌。

2012年宽敞的尼尔基迎宾大道

2017年俯瞰巴特罕公园

2018年莫旗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会场,远处天际线高楼林立。
※ ※ ※ ※ ※ ※ ※ ※ ※ ※

插队时期尼尔基渡口靠汽船轮渡

1999年浮桥代替了轮渡方便人员往来

2008年一桥飞架嫩江天堑变通途

2012年嫩江大桥

2018年嫩江大桥
※ ※ ※ ※ ※ ※ ※ ※ ※ ※

插队时期怪勒东八里是我们劳作与神游之地

1999年怪勒东八里风景秀美

2005年水淹前的怪勒东八里

2008年水淹后的怪勒东八里

2012年怪勒东八里

2017年怪勒东八里已成为旅游风景区
※ ※ ※ ※ ※ ※ ※ ※ ※ ※

插队时期前霍日里村全貌

1999年鼎盛期间前霍日里村全貌

2005年即将淹没于尼尔基水库的前霍日里村已夷为平地

2008年前霍日里村搬迁至新建设的腾克镇,与后霍日里村合并为霍日里村。

2012年见证了烟波浩渺下的前霍日里村旧址
※ ※ ※ ※ ※ ※ ※ ※ ※ ※

插队时期前霍日里风水标志五棵松
1999年五棵松尚有三棵成活
2008年五棵松还有两棵存活

2012年最后两棵松树全部枯死,五棵松不复存在
※ ※ ※ ※ ※ ※ ※ ※ ※ ※

插队时期的已经破落的知青小屋

1999年已经易主的知青小屋
※ ※ ※ ※ ※ ※ ※ ※ ※ ※

2008年旗庆50周年时北京、浙江知青捐赠的知青林中松树刚刚开始成长


2012年知青林已经初具规模

2017年知青林茁壮成长已经成林
※ ※ ※ ※ ※ ※ ※ ※ ※ ※
结 束 语
现如今50年如白驹过隙,我们多已跨越花甲,然而莫力达瓦的难忘经历,却每每萦绕于怀。我们以为,青春栖居之地,即为永世故乡,诚哉斯言。
衷心希望纪念插队60年的时候我们还能相聚在莫力达瓦!
※ ※ ※ ※ ※ ※ ※ ※ ※ ※
谨以此文纪念在莫力达瓦插队50周年的岁月辙痕,纪念我们与前霍日里达斡尔族父老乡亲之间的情深谊长。
前霍日里插队北京知识青年
2018年8月21日莫旗插队50周年之际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神武龙女五十载岁月辙痕永世难忘-xinant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