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幽灵卡枪五万,陪睡一次;一百万,给我生个孩子。你做还是不做?-鱼跃小说网

2016-12-02 / 全部文章 / 97 次围观
五万,陪睡一次;一百万,给我生个孩子。你做还是不做?-鱼跃小说网


001
冬夜里冷冰冰的。
陆墨带着满身寒气走进别墅,佣人恭恭敬敬地从他手里接过大衣,正要开口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他瞥了一眼餐桌上热情腾腾的晚餐,目光落在站在阳台那边的南薇身上,俊美冷漠的脸庞有了一丝温度。
男人朝阳台那边走去。
南薇正在讲电话,没听见身后的脚步声。
“陆叔叔,您别担心妈妈的医疗费,我明天就能借到钱了……嗯,大概能借五万,您放心吧。”
五万?
陆墨听见这个数字,似乎想到什么,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瞬间沉下来。
没想到他们结婚三个月以来,她第一次主动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目的是为了钱!
南薇打完电话,一转身看见陆墨站在那里,眼底立刻露出几分隐忍的欢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你说要从我身上拿走五万的时候。”陆墨冷冷地盯着南薇,眼里夹杂着明显的嘲弄。
南薇张了张嘴,想解释一下,穿越火线幽灵卡枪只是还没开口,她就听见陆墨轻蔑地问:“是不是只要给钱,你什么都肯卖?”
“不是这样的……”南薇急急忙忙地摇头。
“陪我睡一次五万,我记得这是先前说好的条件蒙马特遗书,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按耐不住了。”陆墨轻蔑地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件物品似的。
他微微俯身,凑到南薇面前,盯着她漂亮的眉眼,一字一句地说:“南薇,你真是贱!”
南薇身子一僵,清楚地感觉到胸口处传来窒闷的感觉,所有见到陆墨的欢喜都变成一根根利刺,狠狠地扎在里面。
她勉强扯起嘴角,主动去拉陆墨的手:“你肚子饿了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蒜香排骨……啊!”
陆墨猛地把南薇压在阳台上,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耳边松果网,薄唇却吐出冰冷刺骨的话:“何必装模作样讨好我?既然想让我睡你,那就直接点!”
南薇本能地挣扎:“陆墨,你别这样……”
“呵!”陆墨冷笑一声,捏住南薇小巧的下巴,“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和你妈一样轻贱,看着就不安分,用不着在我面前装纯!”
“我妈妈不是这种人。”南薇眼里蒙着一层水雾,胸口微微起伏,试图把眼泪逼回去,“我知道你对当年陆阿姨的死耿耿于怀,可是妈妈亲口告诉我,她一直把陆阿姨当成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插足过她的婚姻,更没有害死她……”
“闭嘴!”陆墨不耐烦地低吼一声,看着南薇泛着水光的眼睛,心里更是烦躁不已。
刺啦!
男人粗暴地撕开南薇的衣服,大片雪白的皮肤立刻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让她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她望着陆墨阴沉漆黑的眼眸,突然意识到他要在阳台上做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
可是佣人和管家都还在客厅,他们会如何看她?
“陆墨,别在这儿,会被人看见的!我求求你,我们回卧室吧!”南薇双手用力抵着陆墨的胸膛,含着泪水连连哀求。
陆墨不为所动,目光落在南薇雪白娇嫩的身子上,眼里翻滚着惊涛骇浪。
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邪火,没有任何前戏便悍然冲进南薇体内……
“啊!”南薇痛苦地呻吟一声,而后死死地咬紧下唇,心底一片冰凉。
002
从阳台到客厅,再从客厅到卧室,南薇被男人不住地用力侵占,凶狠的挞伐让她几乎承受不住就要晕过去。
从始至终,陆墨都是在后面要她,没有正面看过她一眼。
她知道,陆墨对自己厌恶极了。
他的动作那么粗暴凶猛,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惜。
南薇不敢出声,紧紧地闭着眼,就像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一样,任由男人在雪白的身上留下斑驳刺眼的痕迹天地粮人。
而陆墨看着她这副隐忍的模样,越发愤怒烦躁太阳阶梯,动作也就越狠。
隐隐的,他希望南薇能反抗一下,哪怕只是小小地挣扎,证明她也不全是为了钱才躺在他身下。
可南薇很乖巧。
她紧紧地咬着唇,眼泪全部滴落在枕头里,不敢让陆墨看见,怕惹得他不高兴。
不知道过去多久,这场痛苦的折磨总算结束了。
南薇趴在床上,浑身尽是青紫,肩膀轻轻地颤抖着。
陆墨这才注意到,枕头那边已经湿了一大片。
他眸色一沉,把南薇翻过身,看见她苍白的面容布满泪痕,两片嘴唇被咬得都流血了。
陆墨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竟然有一丝难受。
“你喜欢吗?”南薇轻声问,眼底有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这份讨好落在陆墨眼里,就如同当初她求他放过陆明博和她妈妈一模一样!
陆墨心里那丝难受瞬间被怒意取代,他狠狠捏起南薇的下巴,讥讽道:“这么淫荡,我当然喜欢,不过仅限于床上的你!”
南薇的脸色愈加苍白,抖着唇没说一个字。
陆墨冷哼一声,起身到浴室洗漱,同时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你可以滚了。”
南薇睫毛轻颤,这不是她的卧室,即使他们已经结婚了,她也还是睡在客房。
陆墨从浴室出来后,瞥见南薇已经穿好了皱巴巴的衣服,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
他蔑视地问:“怎么,还不够满足你?”
“不是……”南薇握紧手,又慢慢松开,低声说了一句,“医院那边打电话来说,最迟明天上午就要缴费。”
陆墨盯着她,许久没有出声。
突然的,他粗暴地抓住南薇的胳膊,直接把她推出门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南薇怔怔地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卧室门,不明白到底又哪里惹怒陆墨了。
她下半身很疼,扶着墙慢吞吞地往客房走去,佣人从她身边经过时gvgnp,她清楚地看见了对方脸上的不屑。
南薇自嘲地扯起嘴角,她这个陆太太,在别人眼里不过是陆墨的玩物罢了。
可她有什么办法,就算想逃也逃不开。
陆墨是陆叔叔的儿子,一直认定陆叔叔和妈妈偷情,害死了陆阿姨靓眼网,所以他毫不留情地把陆叔叔的公司整垮了。
南薇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但妈妈和陆叔叔都闭口不谈,只坚定地否认偷情这件事。
如今陆叔叔负债累累,妈妈又被检查出白血病,正在医院治疗,还没找到合适的骨髓。
每一天都需要钱,每一天南薇都为此奔波。
陆墨说,只要你嫁给我,我就帮陆明博解决一部分债务。
南薇答应了。
原因很简单,陆阿姨去世后,妈妈嫁给了陆叔叔。
她是陆叔叔的继女,陆叔叔一直把她当作亲生女儿般疼爱,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因债务而到处躲躲藏藏。
还有一个原因,这是南薇心底最深的秘密杨眉大仙。
她喜欢陆墨。
整整七年,难以忘怀。
可没想到这场欢喜期盼的婚姻,竟然只是陆墨的一场报复!
003
南薇感觉腿间滑腻腻的。
陆墨没有戴套,直接弄在了里面。
好在今晚她做足了一切准备,提前去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
不是南薇不想怀孕,而是她很清楚,陆墨不会让她怀孕的。
与其被他逼着吃避孕药,或者怀孕后去流产,让佣人们看笑话,倒不如现在给自己留点自尊。
南薇正看着避孕药的说明书,佣人连门也不敲就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捆现金,态度轻视地说:“太太,这是先生给你的。”
她刚刚还想着为自己保留一些自尊,没想到转眼陆墨就给她如此难堪,让佣人直接拿现金来羞辱她。
可她不能拒绝,这是要给妈妈治病的钱。
“放桌上吧。”南薇哑声说,紧紧地捏着说明书,眼里模模糊糊的,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字了。
佣人瞥了一眼她的避孕药盒,把钱丢在桌上:“对了,先生让我转告你,下次太太想要钱的话,就洗干净在房里等他朔天运河。”
佣人走后,她再也忍不住,眼泪啪嗒一声掉在说明书上。
明明想过无数次,不要在意他的话,可她就是做不到。
南薇用力擦了一下眼睛,抖着手掰出两颗避孕药,刚吞下去,房间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伴随着一股凛冽的寒意,陆墨大步冲到南薇面前,抓起她手里的避孕药,看见上面少了两颗。
“吞下去了?”他脸色阴沉地捏住南薇的脸颊,力气很大,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
南薇艰难地点点头。
“很好!很好!”陆墨连连冷笑,黑眸布满寒霜。
原来她并不想生下他的孩子。
“南薇,你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不配生我的孩子,但是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他狠狠地抓住南薇的胳膊昝怎么读,把她拽到浴室。
南薇还没反应过来,冰冷的水便从头顶直冲而下,冻得她瑟瑟发抖。
“陆墨,不要这样……”她本能地挣扎,试图逃跑,却又被他粗暴地扯回去。
不一会儿,陆墨把她拽回房间,冷冷地盯着她:“清醒了吗?”
南薇不住地颤抖,浑身湿淋淋的,头发凌乱地黏在脸上,发尾还滴着冰凉刺骨的水珠,渗透进衣服里,让她心底阵阵发寒。
“我……我不懂。”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嗓音,沙哑而难听。
“那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陆墨微微俯身,凑到她耳边,“要不要孩子,我说了算,你没资格决定!”
“或者这样好了,生一个孩子,给你一百万。”
他转身离开,留给南薇一道冷硬无情的背影。
没过一会儿,佣人进来把她的避孕药拿走了。
管家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叹气道:“太太,以后不要再擅自吃这些药了,先生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
南薇抿着唇没说话。
如今,她连自己的身体也不能做主了吗?
管家和佣人离开后,房间里再次恢复安静。
“呕——”南薇突然一阵反胃。
她踉踉跄跄地冲进卫生间,趴在马桶上不住地呕吐,却只是吐出一些酸水。
避孕药是有副作用的,对胃部有刺激作用,这种强烈的不适让南薇很难受。
可真正让她难受的,是陆墨。
这七年来,南薇曾在回忆里憧憬过无数次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偏偏没想到会是这么狼狈而痛苦。
如果不爱他,不在乎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陆墨,陆墨……”南薇紧紧地蜷缩着身子,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小孩。
004
连着大半个月,郝璐璐陆墨都没有回来。
两人既没有见过一面,也没有打过一通电话。
从那天他们发生关系后,南薇每次打他电话就会听见一个机械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陆墨把她的电话号码拉黑了。
南薇不再打过去,改为每天晚上坐在客厅等他,尽管知道是白等,但她仍然等到十二点才睡。
这天夜里,南薇刚刚睡下没多久,迷迷糊糊听到砰的一声响,好像房间门被人撞开了。
一股熟悉的寒意袭来,让她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南薇惊慌地睁开眼,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看到一抹黑影凑过来。
她惊叫一声,突然被人狠狠压住,凶狠的吻渗透着浓烈的酒意和怒意,一股脑儿灌进南薇的嘴巴里,堵得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唔唔!”南薇一边挣扎,一边伸手拧开床头的灯。
灯光一亮,陆墨忽然放开她蒋文瑞,眼里竟然有一丝来不及掩饰的狼狈谢依晨。
但是南薇没有发现,她受到了惊吓,惊慌失措地往后躲。
这个动作惹得陆墨大为恼火,一把抓住南薇的脚踝,又将她用力扯回面前。
“再躲我试试!你装什么纯洁,之前不是在我身下扭得很浪吗?今晚回来睡你,你又可以拿一笔钱,肯定很高兴吧!”
他每说一个字,眼里的讥讽就多一分,刺得南薇胸口闷闷地疼,几乎喘不过气来。
陆墨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他这些肆无忌惮说出口的话,对于南薇来说有多难受。
南薇抿着唇没说话,怕一开口就泄露了内心的脆弱。
但落在陆墨眼里就成了默认。
他想起今晚娱乐记者发过来的照片天外来菌,怒火烧得更盛,直接掏出手机,粗暴地把南薇揪到屏幕面前。
“看起来你也知道自己有多淫荡!”
南薇定睛一看,屏幕上居然是林曦然摸她头发的照片,看起来两人之间好像透露出一股暧昧的亲密之感。
“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南薇惊讶又疑惑。
“呵,八卦记者无事可干,想找你这个陆太太挖点料,没想到还真让人捉奸了。”陆墨语气里含着满满的嘲讽和厌恶。
南薇一怔,没想到她在他心里竟然如此不堪,光是凭一张照片就断定她和林曦然有染。
而他那么久才回来一次,竟然是为了羞辱她。
南薇喉咙微动,苦涩地说:“林曦然是我的好朋友,媒体只是捕风捉影,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陆墨发狠地捏起她的下巴,嗤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副装无辜的样子看起来很恶心。”
“我没有……”南薇摇头争辩,这些充满恶意的话狠狠刺进她心里,睫毛轻轻一颤,眼泪便不受控制地落下来了。
陆墨微愣,忽然手就像被什么烫到似的,猛地甩开南薇,转身大步往外走。
身后传来咚的一声,紧接着又传来南薇短促的惊叫声,而后没了声响。
陆墨脚下微顿,又快步往外走,只是走到门口他又恼怒地转过头。
这一转头,他就看见南薇摔倒在床下,紧紧地闭着眼,看起来毫无生气。
“南薇!”陆墨心里一紧,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面前,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这才看见她太阳穴处有一抹明显的红晕。
很有可能刚才他甩手的时候,南薇的太阳穴撞在床头桌角处了。
而太阳穴是人体比较脆弱的地方,受到重击会眩晕、昏迷甚至休克,还有可能造成里面的骨骼碎裂!
005
深更半夜,陆家别墅突然灯火通明,管家和佣人都紧张地立在医疗室。
张医生是陆墨的私人医生,大半夜被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不到十分钟就赶过来了。
他头一次见陆墨这样紧张。
别墅的医疗室有一些基本的检查仪器。
张医生帮南薇做过脑部检查后,说:“陆先生,从刚才的检查来看,太太没什么大碍,等她清醒过来就可以了。”
陆墨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这才发觉手心有些湿湿的凉意。
半个多小时后,南薇悠悠转醒,感觉太阳穴不太舒服,不由地蹙起眉头。
陆墨看见她的表情,厉声质问张医生:“你不是说她没什么大碍吗?”
张医生冷汗涔涔,连忙问了南薇几个常识问题,见她对答如流,这才松了一口气说。
“先生,您放心吧,太太只是太阳穴处有点皮外伤陆犯焉识,不碍事的。”张医生解释完又看向南薇,“太太,您这段时间要注意休息,不要过度费神。”
南薇点点头:“辛苦你了。”
张医生连忙说不辛苦,得到陆墨的允许后才离开别墅。
陆墨不再理会南薇,回卧室去了。
这时候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来,管家走过去接起电话。
“管家伯伯,陆哥哥回来了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娇俏活泼的女声。
管家慈爱地说:“安小姐,先生早就回来了。您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急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今晚打了几个电话给陆哥哥,他都没有接,我很担心他。”
管家叹息道:“可能先生心情不好,就没有接电话,刚才还把夫人弄伤了。”
安筱筱大吃一惊,连忙问怎么回事,管家也不太清楚,只说南薇头疼。
安筱筱心疼地说:“唉,陆哥哥不该把气洒在南姐姐身上的,明天我过去看看南姐姐。”
第二天,安筱筱来别墅探望南薇。
她姐姐安宁是陆墨在法国留学时的好朋友,之前法国发生恐怖暴乱,安宁为救陆墨而死,临终前把唯一的妹妹托付给陆墨。
这几年来陆墨一直把安筱筱当成亲妹妹。
南薇和安筱筱坐在草地上晒太阳。
安筱筱亲昵地挽着南薇的手:“南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什么秘密?”
安筱筱说:“其实陆哥哥心里有喜欢的女人,已经喜欢很多年了,所以他对其他女人都很冷漠,”
南薇心里咯噔一声,而后弥漫开一种极为酸涩的味道。
“是你姐姐吗?”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很平常。
安筱筱不说话。
南薇心下了然。
她之前听说过陆墨和安宁的一些事,没想到陆墨那么专情,至今还记挂着已经离开人世好几年的安宁。
安筱筱偷偷注意着南薇的神情,眼里飞快地掠过一抹异色。
“南姐姐,你千万不要喜欢上陆哥哥,不然你会很辛苦的。”
“我知道。”南薇轻轻地说。
我知道爱上他有多辛苦,我知道他对我有多厌恶,可我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有一个词叫爱屋及乌,也许还有一个词叫恨屋及乌。
陆墨恨她妈妈,对她也一视同仁。
如果可以,她真想从陆墨的生活中逃离,像从前那样悄悄喜欢他就好了。
夜里,南薇被逼着跪趴在床上,以一种极为羞辱的姿势承受着陆墨的侵占。
他不断地变换着姿势,使劲折磨她,每一次都弄在她体内。
南薇昏过去之前,隐隐想起自己上个月好像没来例假冰心的故事。
Hello,伙伴们戳这儿继续看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穿越火线幽灵卡枪五万,陪睡一次;一百万,给我生个孩子。你做还是不做?-鱼跃小说网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