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发育迟缓云龙天灯:直过民族傈僳族的巨变-云龙扶贫动态

2017-02-24 / 全部文章 / 76 次围观
云龙天灯:直过民族傈僳族的巨变-云龙扶贫动态

云龙天灯:直过民族傈僳族的巨变
云龙县大山深处的天灯村因1999年的一部纪录片《学生村》而被外界认知。片中挖草药挣钱买字典的两兄弟以及为孩子凑钱交学费不惜卖掉家里最后一只鸡的母亲,曾经打动了无数人。十八年后的今天,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开展,云龙县夯实贫困村基础设施,精准施策,精神发育迟缓天灯村发生着巨变,曾经制约着当地发展的教育、交通、水利等问题已经逐步得到解决,能歌善舞的傈僳族群众迎来了脱贫攻坚带来的新生活,民族自信心进一步得到彰显。

天灯村是云龙县苗尾傈僳族乡的一个傈僳族“直过民族村”,位于澜沧江东岸的崇山峻岭之中,国土面积达168平方公里,全村辖25个村民小组827户2389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05户615人,天灯村有傈僳、白、汉三个民族,傈僳族占总人口的73%。虽然社会制度实现直过,但社会文明程度不高、信息闭塞、交通不便、经济发展滞后,属于云龙县深度贫困村之一。云龙县三任县长和云龙县政府办公室一直持续挂钩帮扶这个“直过民族村”,经过数年努力天剑七仙女,天灯村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直过民族群众逐步告别了贫困,迎来了社会主义幸福的新生活。
学校:从“学生村”到美丽校园

图为:所剩无几的学生村垛木房
天灯村土地面积广、农户居住分散,这里方圆168平方公里内只有一所天灯完小。2000年以前,由于山高谷深,山路崎岖,天灯的孩子不可能每天往返10多公里到学校上课,渴望学习的孩子们唯一的办法就是住校。但学校校舍薄弱无力为学生提供食宿跳高加油稿,于是父母们就在学校前的一片山坡上为孩子们建起了一间间可供食宿的小木屋和垛木房。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一座拥有70多所小木屋,居住着200多位“小村民”的学生村青檬音乐台。已有30多年历史的学生村是天灯最大的一个村,全体“小村民”都是白族或傈僳族,有的小木屋已住过父子两代人。孩子们每天除学习外,还要自己生火、做饭、洗衣服。
1999年纪录片《学生村》播出后,贫困的天灯村开始受到外界关注魅生,大理一位女孩看到这个纪录片时哭了,许多年后,这位女子成了云龙县县长,还挂钩帮扶天灯村。第一次去天灯村,时任云龙县县长、现任云龙县委书记的段冬梅就走进了天灯完小,她从一双双明亮的眼晴中看到了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也看到了天灯村的希望。之后不久,段冬梅就联系到了大理一企业捐赠了200万元,加上政府配套38万元,建成了天灯完小教学楼。上海一家爱心企业捐资在天灯完小盖了一栋宿舍楼黛丝恩,解决学生住宿问题。如今,云龙县县长李郁华又接力挂钩帮扶天灯村,承担起了天灯完小教育均衡发展的重任。




五年期间,在两任县长的努力下,云龙县累计使用政府投资和社会捐款600多万元,建起了天灯完小教学楼、综合楼、师生宿舍楼、厨房餐厅等校园场所,建筑面积达1550平方米冒险岛冰狼,校园面貌焕然一新。学生的学习环境和生活环境变了,“小锣锅”远离了孩子们的生活,人背马驮接送小孩上学的情景也已经消失了,昔日的“学生村”变成了崭新的校园,曾经的学生村也慢慢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山区的孩子也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享受着祖国的温暖。
公路:从人背马驮到组组通公路

2016年的一天下午吹响次中音号,天灯完小教师李绍军开着面包车驶出家门,顺着刚刚硬化不久的公路一路驶去。从诺邓家里出门到天灯完小,40多公里用了1个小时,这让李绍军感慨不已。1999年以前,他往返于学校与家之间只能靠脚走,为了方便拉东西,他找来一些零部件组装了一辆自行车,周末时驮着妻儿与柴米,顺着山路一路爬上去。可即便这样,这条40多公里的山路依然要花掉6个小时以上。
不只李绍军老师要花6个多小时的时间才能从诺邓的家到天灯完小,那个时候,天灯村到苗尾乡政府驻地之间也没有任何公路,群众出行十分困难。年轻时曾经赶过马帮的天灯村委会副主任李竹林说:“诺邓到苗尾公路没修之前,群众的农副产品和山货全靠人背马驮到澜沧江对岸销售,来回一趟8个小时左右小七且慢,加上出售产品的耗时,都要两头摸黑,而且运送每百斤产品的成本价高达50元左右。”



这样的状况直到2011年后才开始有所改变,苗尾水电站开工建设后,当地政府乘着移民政策修建了诺苗公路和高线公路,这两条公路都从天灯村境内穿过,从此天灯村东西向和南北向的主要公路通道就打通了,有了主干线路的辐射带动,云龙县加大了天灯村组公路新建、拓宽、改造扶持力度,2017年投资129万元拓宽村组公路43公里,投入750万元硬化公路28公里。目前,天灯村已拥有公路148公里,25个村民小组实现了组组通公路,并打通了三个出口通道,基本实现了互联互通,从村委会往西28公里可直达苗尾乡政府所在地,往东38公里可达云龙县城,往北与苗尾乡科立村实现了连接,农户购置了农用车、面包车、摩托车等车辆710多辆,物资运输和人员出行都便利了,成本节约了,劳力减少了,群众靠人背马驮搞运输的历史终于结束了。李竹林说:“现在乘车来回澜沧江对岸苗尾乡销售农副产品,一趟只需3个小时左右,每百斤货物的成本价也从用马驮时的50元左右变成了5元。成本降低了,群众收入自然就提高了。”
住房:从垛木房到安居房



天灯的垛木房不只存在于“学生村”,这几年消失的也不只是“学生村”的垛木房。天灯傈僳族直过民族靠山居住,以林为伴,祖祖辈辈靠就地取材,建造的住房、伙房、仓房、畜圈等都是垛木房,数量居全县山区行政村之首。



云龙县政府办办公室派驻天灯村的扶贫工作队抓住脱贫攻坚危房改造的机会,千方百计帮助直过民族群众住上安居房。下派天灯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第一书记介绍:“2017年,天灯村完成了64户困难群众危房改造,今年,云龙县投入3亿元资金实施全县农村住房“户户排危”工程,并制定了拆除重建、加固改造、修缮提升等不同的资金补助标准,天灯村争取到了‘四类重点对象’危房改造72户,以新建瓦房为主。”在资金补助上,云龙县对直过民族给予特殊照顾,每户多补助1万元,农户危房改造新建瓦房一栋可获得3.2万元补助资金,此外,天灯村今年还要实施144户非四类对象危房改造,这两项工程完成后,天灯村所有农户的住房将由垛木房迁入安居瓦房,直过民族群众的住房实现了从垛木房到安居房的根本改变。
产业:从散户自发到专业化发展
群众要脱贫,产业是关键。这对于“直过民族”群众来说显得更为重要,也是云龙县政府办公室驻村扶贫工作队要解决的一个制约贫困村退出的重要问题。
云龙县政府办公室一直就是天灯村的挂钩帮扶单位,中共县委副书记、县长李郁华的挂钩户也都在这个村。从2016年任云龙县县长到现在,李郁华走遍了重山峻岭间的25个自然村,遍访了贫困户,为改变天灯村的贫困落后面貌定调“把脉”。李郁华在走访中得到了一个启示:当地群众有传统养殖土鸡的习惯、经验和技术,完全有能力和条件将天灯白毛绿耳乌骨鸡发展成为一项大产业。


图为:白毛绿耳乌骨鸡养殖场建成

要培植好天灯白毛绿耳乌骨鸡产业,首先要解决好运作模式、资金投入、典型引路等问题。驻村扶贫工作队通过多次调研后,帮助制定了“党支部+合作社+村集体经济+精准脱贫户”的产业发展模式,成立了全民合作社,以政府引导、党支部引领、合作社搭台、村集体经济唱戏、互助社助推、贫困户参与的方式启动了此项工作,并开始挂牌运行,百户贫困户成了养鸡互助社社员;投入村集体经济试点项目资金100万元,还筹集到互助资金40多万元,作为项目启动实施经费;扶持了一批领头大户日本龙三角,目前,最大的养殖户已落实扶持资金30万元,养殖天灯乌骨鸡1000只以上。为尽快向养鸡合作社社员提供鸡苗,天灯村启动了天灯乌骨鸡保种场和规模化散养基地建设,投入资金近百万元,项目于2017年产生效果,并开始分期分批给社员提供鸡苗,逐步达到年出售1万只白毛绿耳乌骨鸡的规模,争取养鸡群众年收入达100万元以上,实现合作社员、承包经营户、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的三赢目标。

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天灯村依托境内独具特色的产业资源优势,通过政府引导、党支部引领、村集体经济搭台、合作社唱戏、互助社助推、贫困户参与的“党支部+合作社+村集体经济+贫困户”产业发展模式,着力培植白毛绿耳乌骨鸡、魔芋、白芸豆、泡核桃、花椒、车厘子、黑山羊、文化旅游等富民产业,实现了天灯村致富产业的多元化、规模化、专业化发展。
电力:从“点松明子”到户户通电


当天灯村的孩子们还在“学生村”居住的时候,烤火是衣被单薄的孩子们,甚至是天灯村所有群众在寒冬季节里取暖的唯一办法,而点松明子则是天灯村群众照明的主要方式,这不仅苦了群众,泽北荣治还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他们赖以生存的那片山林。
天灯村地域广袤,村庄农户分散,户户通电在全县行政村中最为艰难现代鲁宾逊。可为了让直过民族群众和其他民族一样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为了保护好那片傈僳族同胞赖以生存的山林陈盈洁,云龙县想尽千方百计解决天灯村通电问题。到2012年,天灯村实现了户户通电,其中使用光伏电能7户,实施脱贫攻坚工作后,县上又持续帮助天灯村实施农村电网改造,提高农户用电质量;2018年,天灯村又实施了麦地、燕窝乐、三颗石等7个村民小组的动力电台变工程,并争取在年内完成果子来7户金太阳项目电力改造。



有了电邵乔茵,天灯村境内建成了6个4G基站大侠卢小鱼,实现了4G通信网络全覆盖,山区群众之间相互联系、与外界勾通畅通了;有了电,800多户群众购买了电视机,每天在家里都能及时了解世界发生的大事松冈修造,电饭煲、洗衣机等电器陆续进入了困难群众家中;有了电,群众加工粮食的方式变了,通电之前的200多盘水磨和600多盘手磨闲置了,取而代之的是电器化的加工设备;有了电,靠烧柴生活、取暖,靠点松明子照明的岁月成了群众的回忆,树木得到了保护,那片山林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苍翠。
文化活动:从自娱自乐到大舞台

2015年12月5日乐讯网,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傈僳学专业委员会授予天灯完小“傈僳族瓜七七传承基地”的称号,这既是对学校在传承和发扬傈僳文化中所做出的成绩表示肯定,也对他们提出更高希望、更远目标,希望他们继续努力,让优秀的傈僳族文化代代相传、发扬光大。
张嘴就能唱歌,伸脚即可起舞,这是天灯傈僳族“直过民族”群众的特性。傈僳族拥有丰富多彩的民风民俗和源远流长的灿烂历史文化范蠡墓,为了让傈僳族的灿烂文化代代传承下去,也为了激发直过民族群众脱贫致富的强大精神动力,挂钩帮扶单位县政府办公室结合天灯村群众居住分散的实际,帮助天灯村建起了集党建、议事、文化体育、老年活动为一体的9个综合活动场所龙船调简谱,并帮助增添太阳能路灯、音响、桌椅板凳等设施设备萧燕燕。一个行政村内建有9个综合活动场所在县内是最多的一个行政村,但这不是摆设,而是需要。因为这小小的活动场所,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为直过民族群众“植入”了强大的脱贫精神动力。2017年天灯村实施村组公路“窄改宽”29公里、路面硬化28公里中涉及大量群众的土地、林地、林果,矛盾纠纷突出,协调工作难度增大,扶贫工作组通知涉及的所有党员到综合活动场所商定此事,关键时候党员站出来协助村委会做好群众工作,并私下“约定”:凡是修路涉及党员利益的都要作出一点牺牲,为其他群众做出样子。在党员的模范带头下左孝虎,全村公路“窄改宽”和路面硬化如期完成了,占用的林果、土地均为零赔偿。



每当夜幕降临,天灯村群众都会不约而同到综合活动场所唱歌跳舞。群众白天劳作,晚上参加文化活动,每天坚持唱歌跳舞两三个小时,心情好了、身体好了,相互之间还交流和分享了各类信息,有了健康的文化活动,农村不良风气逐渐消失了。2017年大理州“10·17”脱贫攻坚电视公益晚会上,天灯傈僳群众还将傈僳族歌曲唱到了县外、将傈僳族舞蹈跳上了大理州的舞台,通过自编、自导、自演的歌舞展示了直过民族的精神风貌,表达了天灯人民对脱贫攻坚的感恩,歌颂了脱贫攻坚带来的美好生活。

图文:李少军赵雪梅 左东敏
编辑:左东敏
审核:李永兵
欢迎投稿 欢迎转载
投稿邮箱:ylfpzhb@163.com
联系电话:0872-5730998
转载时请注明来源

长按指纹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扶贫济困 你我同行请关注 请宣传 请呵护 请批评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精神发育迟缓云龙天灯:直过民族傈僳族的巨变-云龙扶贫动态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