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第三季五一这个打老婆的男人火了!都在看!-我想找个男朋友

2018-10-19 / 全部文章 / 71 次围观
五一这个打老婆的男人火了!都在看!-我想找个男朋友
关注悄悄看原子邦妮!
第1章:向死而生,我要活着
8岁那年夏天,我妈得肺癌没了,尸体还在停尸房,我爸就给我找了个后妈。后妈叫冯晴晴,26岁,长了一张狐狸精脸,身材高挑腿修长,听村里人说冯晴晴在县城给人当过小三。她脾气暴戾,经常拿皮鞭抽我,不给我吃饭,还让我给她洗衣服,连内衣袜子都让我洗。我家房子是简易二楼,她和我爸一人一个房间,我睡客厅。她不跟我爸睡一个房间,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我当时还小,并不觉的奇怪,直到后来才明白真相。他们结婚第三天,我妈才被火化。骨灰被撒进了村子前那条小河,理由是刚结婚,放家里晦气,我恨我爸,恨这个恶毒的后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哭,不停的哭,我想我妈,我受不了这两个禽兽的虐待,冯晴晴进门三天,我挨了十几次打,全身上下没一处地方不疼。冯晴晴嫌我哭的心烦,说,你再哭,就把你舌头割了喂狗。我被这贱人打怕了,相信她真能干出来,当时只是一个劲儿的落泪,嘴里发不出声音。心像被醋泡着一般,酸的生疼,憋的绝望。我爸上来一脚把我踢飞到阳台上,笑呵呵的跟冯晴晴说:晴晴,咱俩都结婚了,是不是该做点造人运动了。冯晴晴抬手就给了我爸一个耳光,指着我爸的鼻子问我爸是不是想死。我爸灰溜溜的转身出了门,路过阳台时还忘不了在我肚子上狠狠的踹一脚,我疼的张口吐出了一口胃酸。两天没正经吃一口饭,我感觉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死。我爸是村里的支书兼村长,村里人都怕他,所以,我家的事儿,没人敢管。冯晴晴也不理我,她回屋打扮成一个狐狸精,身上穿了很小的衣服,还喷了特别香的东西,拿了车钥匙,扭着身子也出门了。她嫁进我家的时候,自己从镇上开来一辆小轿车,谁都不让碰,连我爸也不行。家里没人,我咬着牙爬起来,进厨房找东西吃,我太饿了。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最后在垃圾桶找了半个发霉的馒头,我像个疯子一样,狼吞虎咽的吃了那个馒头,甚至连垃圾桶里的烂菜叶子也吃。晚上我爸喝多了酒,回家吐了一地,看我蜷缩在沙发上睡觉,给我提起来扔在了他吐的那一滩污垢上。他骂我是野种,骂我妈背着他偷人活该得癌症死,后来他又骂冯晴晴是个贱女人,当了婊子还立牌彷,给别人当小三了,让他…都不行…我爸越骂越狠,他知道冯晴晴不在家,才敢这么骂,可能是他骂的不过瘾,于是拿起冯晴晴打我的皮鞭,抽了我整整一个小时。他打累了,才回屋去睡觉。我浑身都是血印子,疼的睡不着,就慢慢的爬出家门,一个人蜷缩在阳台上哭。我恨这个家,恨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我恨这世界的一切。怀着深深的恨,我抱着阳台上的铁栏杆浅浅入睡,一大堆蚊子吸我血我都没感觉到疼。后来是冯晴晴的车灯把我晃醒的,她后半夜才开车回来。她一回家就暴跳如雷,用尖头高跟鞋踹了我一脚,让我在她明天醒来之前把地拖了,不然就弄死我。我是嗅着死亡的气息把客厅打扫干净的。后来我是怎么睡着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我记得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个美少女的怀里。她抱着我哭成了一个泪人,骂我爸是个畜生,骂冯晴晴那个贱人蛇蝎心肠。她是我妈的妹妹,在国防科技大上学。后来我才知道,小姨是刚知道我妈去世的消息,她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我家,看我浑身是伤卷曲在客厅墙角,当场打了我爸。别看我小姨文文弱弱的,可她毕竟是个国防生,三个我爸都不是她对手,冯晴晴那个贱人晚上睡觉锁门,或许才幸免于难。小姨气愤的带着我去了村卫生站,让医生给我处理伤口、输液,还给我换新衣服穿,买了牛奶和好多好吃的。我感动的抱着小姨哭,她柔软的身体和温柔的呵护,彻底融化了我的内心。我枕在小姨柔软的身上,哭着将这些天的遭遇全都告诉了小姨。她心疼的一个劲儿落泪,说我不能再待在这个家里了,她要带我走,带我去她读书的城市,她养我。我以为有了小姨,就再也不用受这样的罪,永远都脱离了我爸和冯晴晴的魔爪。谁曾想,冯晴晴那个婊子,领着一帮警察来抓我小姨,说我小姨犯了故意伤人罪,我小姨拼了命的跟他们打,打伤了三个警察,最后是被冯晴晴那个婊子一脚踹爬在地上的。我哭着求他们不要打小姨,我上前紧紧抓着小姨的手,她就像我生命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天意弄人东山翔,小姨还是被警察带走了,临别时她跟我说:你不是张高明的儿子,你爸张青云是个革命烈士,你妈妈是被迫嫁给张高明的,男人流血不流泪,小姨一定会回来,你照顾好自己。我生命中最后一线希望断了,我被冯晴晴这个狐狸精带回家,一顿高跟鞋伺候。约会大作战第三季她的腿很细,可踢起人来劲儿倒不小,踢在身上钻心的疼,她越踢我,我越是恨她,恨不得一口咬死她从那时候起,仇恨就像有无群无尽的力量,不论他们怎么虐待我,我就是死不了,反而身体长的越来越壮。他们不给我吃饭,我就跑到撒了我妈骨灰的那条河里抓鱼、抓河蚌、鳖吃,反正能吃的我都吃,渴了就喝河里的水。我把这条河称作母亲河,它不仅有我妈的骨灰,更是养育了我。我没上过小学,张高明和冯晴晴那贱人希望我一辈子做个文盲,一辈子给他们当奴隶。但我不是傻子,他们越想让我当文盲,我越不能让他们得逞。村里有一个老光棍,听人说他上过高中,只是腿脚不好,日子过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不嫌他脏,每天都抓大鱼给他吃。他被我的真诚感动,说一条鱼能换一个字,我无比的兴奋,一有时间就去河里抓鱼。跟我同龄的人小学毕业,我已经能将一本新华字典倒背如流,而且能认识小篆字体,书法也特别好,算盘闭上眼睛都能敲,老头说我很聪明,就算上高中,也能跟的上。唯一的缺憾是我对英语一窍不通,同龄人却在三年级就开始学英语。老头身体不好,教了我5年,就去世了,他没儿没女,死的时候是我送他走的。临死前他给了我一本书,说这是他爷爷的爷爷留下的,千万别看,会带来厄运,他这辈子就是因为看了这书,才会没儿没女,孤寡终老。我才不听他的话,我把他埋了的第二天,就看了那本书。那本书让我无比失望,旧的掉渣不说,而且里面一个字都没有,我还学个屁呀!可那毕竟是老头留给我的唯一念向,我把它偷偷藏了起来。尽管老头会因为我忘了字打我,写不好字打我,但我还是拿他当恩人,他留给我的东西,我一辈子都会保留。就在同龄人都上初中的时候,我依旧没能逃出冯晴晴和张高明的魔爪,这一年我15岁。他们依旧打我,让我干活,还得给他们做饭,洗衣服。下午,我在母亲河游完泳,锻炼完身体就回了家。刚进门看到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她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长的有点像冯晴晴,个头没我高,身材高挑。眼睫毛长长的,皮肤白净,特别好看。
第2章: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
我进去的时候她在玩手机,都没看到我。“你是?”我试探性的问了她一句。“啊…,姨妈,小畜生回来了,你快出来!”没想到我友好的问候,换来的却是女孩这么一句话。“张源,你敢调戏欣媚,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冯晴晴熬一嗓子从她屋子里冲了出来,上身穿了件衬衫,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裤,手拿皮鞭气势汹汹的,冲出来就抽我。别看我如今长的又高又壮,我还是打不过这贱人,她应该是练过,我挑战了好几次,都被她吊起来打了个半死。但张高明打不过我,有次我趁他喝醉了,用麻袋蒙住头,狠狠的干了他一顿,完事儿将他扔进了刘大爷家的羊粪坑泊富国际广场。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是我干的,呵呵,我当时感觉真爽!只是他回家就开始拿我出气,用鞭子狠狠的抽我。我明明可以一拳打掉他满口黄牙,但我没出手,年龄的增长让我变的更加理智,我要忍草帽饼的做法,我需要打败冯晴晴,到那时,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因此,冯晴晴抽来的皮鞭,我只是跟她演戏,我假装流泪,假装怕疼。被这两个畜生折磨了这么多年,我的皮厚的很,除了冯晴晴能把我抽出血印子,别人我看都不想看。“啪…”冯晴晴的皮鞭一下下抽打在我的身上,她可真够狠,为了让她侄女开心,下手这么重,我真想冲上去扯掉光她头发,让她变成个尼姑。我身上很快就被抽出了血印子,但我没哭,只是怒视着她。我发誓,等我变强了,我一定要向冯晴晴这个贱人报仇,我要打败她,彻底的打败她,我要不把她虐哭,我就不姓张。“哇塞,姨妈,你的鞭法真棒,小畜生被你抽的动都不敢动了。”汪欣媚一边鼓掌,一边夸赞道。“呵呵,这个小畜生没事儿就得打,他老子都放话了,我要能欺负的他自杀,赏两千块零花钱。”冯晴晴一脸得意的用尖头高跟鞋踢了我一脚,转身回屋了。我被她踢了一脚,整条腿都发麻,真不知道这个贱人为什么这么劲儿大,打人为什么这么疼,我怀疑过她会武术陈苦,可是从没发现她究竟在哪儿练的。“姨妈,真的假的,我想试试。”汪欣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双眼放光的跑进了冯晴晴的屋子。汪欣媚原来也和冯晴晴一样,是个蛇蝎心肠的溅货。要不是因为打不过冯晴晴,我真想冲上去撕烂这小贱人的嘴。凭什么你不拿别人当人看?你长的好看就有理了?“小畜生,让你领教领教我的厉害,我就不信还有我折磨不死的人。”也不知道冯晴晴在屋里跟汪欣媚说了什么,她拿着皮鞭,一脸喜悦的开始抽我。原以为就是给我挠个痒痒,谁知道汪欣媚一抽一个血印子,力道不比冯晴晴弱,我被她抽的嗷嗷直叫,就差哭出来了,那是真的疼。后来张高明回来了,他赌钱输了,心情十分不爽。一进屋就,手里已经领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擀面杖,冲进来不管三七二十就揍我。打的特别狠,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汪欣媚看张高明恶狠狠的打我,她就笑呵呵的站在一边看,就差给鼓掌了。“张高明,你塔玛抽什么疯,小畜生是给欣媚留的,你打伤了,欣媚怎么过手瘾。”冯晴晴穿了一件衬衫,掐着腰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骂了张高明一句,就又回去了。“那…那算了,欣媚来一趟不容易,剩下的你打吧!”张高明有些害怕的缩了下脖子,瞥了眼貌美的汪欣媚,舔了舔嘴唇,将擀面杖砸在我背上,转身就回屋了。谁知道汪欣媚并没有接着打我,反倒把我扶了起来,还给我端了杯水喝,问我疼不疼。我当时真没反应过来,以为她良心发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喝了她递来的水。她跟我说,她其实挺同情的我的,但她也没有办法,她不打我,她姨妈也会打,于是就让我跟她演一场戏,以后就再也不用挨打了。我竟然傻逼兮兮的相信了她,还觉的她人挺好、挺聪明。我心甘情愿的让汪欣媚用绳子绑在阳台的栏杆上,心中还想着她会用什么方法帮我。“小畜生,你不仅下贱,连脑子都跟猪一样笨,简直就是个傻逼!”我难以相信,汪欣媚一转身就变成了另外一副嘴脸,抬脚在我小肚子上狠踹了几脚。我感觉肠子都快断了,两行生泪顺着脸颊打在了衣服上,我想开口骂,却没有力气。“小畜生,别着急,爽的还在后头呢!”汪欣媚坏笑着看了我一眼,跑进厨房拿出了我家的调料盒。然后用小勺把辣椒沫和盐往我伤口上撒,那种感觉就跟有人用刀子往开切我的皮一样,而且还是烧红的刀子。我疼的跟疯了一样狂骂着汪欣媚这个小贱人,心头的恨意如同洪水般涌现,我忍不住的又想起了我的小姨。这么多年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她,除了仇恨,小姨是我活下去的第二个理由。仇恨和思念的泪水交织,我又哭又喊,心中恨透了汪欣媚这个小贱人。这时,我看到冯晴晴和张高明一起走了出来,饶有兴致的观赏着这场狠毒的虐待,还夸汪欣媚聪明,书没白读。我痛的心都在颤抖,全身神经都火辣辣的,但我没有哀求他们放过我,就算疼死,我也不会求这三个禽兽。汪欣媚美滋滋的看了我一眼,说她还有更好的招对付我,比伤口撒盐还折磨人…后来她还说什么,我没听见,因为我已经疼的神志不清,闻到了死亡的气息。我是被一阵冰凉的东西激醒的。醒来的第一眼,我就看到汪欣媚正握着水管子,冲我的身体。刺骨的自来水冲的我浑身发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愤怒的骂汪欣媚这个小贱人,什么脏话都骂,最后连嗓子都快喊破了。“张源,你还真是坚强,被折磨成这样了,都不服软,我还真有点佩服你,行了,今天先这样。”汪欣媚将水管子仍在栏杆边,回屋关水龙头去了。我以为她关了水龙头会出来给我松绑,没想到这小贱人回屋自己睡了,我被绑在铁栏杆上整整一晚,痛苦的要死。好在第二天有了转机,汪欣媚不仅给我松绑,还给我弄了一碗饭吃。我狼吞虎咽的吃完,转身就想跑。尽管我知道我逃不掉,之前也不是没逃过,被冯晴晴抓回来,差点打断腿,她在警察局有人,当时我逃到镇上,是被拘留回来的。“小兔崽子,往哪儿跑啊~!”冯晴晴刚好从楼下上来,抬起大长腿,一脚就把我踹的摔在了阳台,她这一脚的劲儿可真是不小,我屁股差点摔八瓣儿,疼的我呲牙咧嘴的。要不是因为打不过这贱人,我真想扑上去将她按在地上,一顿大嘴巴的伺候。这么多年了,冯晴晴是啥样的货色我也有所耳闻,而且一个屋檐下,我做梦都想整死这贱人。我被踹的倒仰在阳台,冯晴晴像个高傲的女王,俯视着我道:“小畜生,你给老娘听好了,从明天起,你去二中上学,跟欣媚一个班,做她的跟班,老娘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我只能默默的听着,对于冯晴晴的任何话,我都没有反抗的权利。不过想到能去初中上学,我心里多少有些激动,这就意味着我终于要摆脱这个家了,终于不用再天天忍受这两个禽兽的折磨。
第3章:新的生活,上学第一天
尽管以后的生活多了一个汪欣媚,但我不怕她,到了外面,看老子不整死她,还真以为我张源是个怂包?冯晴晴下达完这个指令,通知了张高明一声,他连屁都没敢放一个,还说这个决定好。从冯晴晴下达完命令到第二天,我不仅没被打,而且还吃了一顿饱饭,前提是我给这俩个禽兽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屋子,连她们的内衣袜子都洗了。我恨透了他们,在给冯晴晴洗内衣的时候,我直接在上面吐了口痰,在地上狠狠的踩。然后拿起来洗干净,和别的衣服晾晒在一起,汪欣媚则是玩儿她的手机,看我干活,她乐呵着呢。第二天中午,我背了一个木头箱子,里面有一个凉席和一床薄薄的被子,还有一些洗漱用品,换洗的衣服。冯晴晴开着她的车,拉着我和汪欣媚去镇上报到。真不知道冯晴晴这贱人有什么来头,去了学校一路开绿灯不说,连二中的校长都出来迎接她,说话特别客气。随后她带着我去了学生宿舍,看我把东西放在床上,她就带着汪欣媚走了,一分钱都没给我,说我每个星期的零花钱在汪欣媚那儿,我只有一张饭卡。中午,汪欣媚带我去食堂吃了顿饭,吃完饭,没让我回宿舍,她说要给我找个兼职,这样我就能挣钱了,只要把每个月的工资分一半给她,她就不欺负我。当时我也没多想,直接就同意了。她领我去的是一个学校附近的音乐酒吧,是一个叫红姐的高冷女人开的,红姐大概30岁左右的样子,保养的特别好,长睫毛,红嘴唇,大长腿。红姐看我又高又壮,就说让我送酒水,然后打打杂什么的,我当时也不懂,汪欣媚说什么就是什么。红姐看我一身肌肉,忍不住多看了我一眼,说晚上放学来就行,她会安排我做什么。汪欣媚笑嘻嘻的跟红姐道了声谢,就带着我走了。下午第一节,班主任给我安排的桌位,领了校服,还鼓励我好好学习,跟我说,咱们初二7班虽然是普通班,但学习氛围‘还不错。’班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浓眉高鼻厚嘴唇,给我的印象很好,他的话让我很受鼓舞,我励志好好学习,我知道,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第一节课是语文课,我听的特别认真,老师一提问,我就抢着回答,汪欣媚那个小贱人还偷偷的给我比划大拇指,这让我更受鼓舞。语文老师下课夸了我两句,但是眼神却不怎么友善。“张源邹林颖,你他妈傻逼吧,艹~!”语文老师刚走,一个胖乎乎的男生,一脚就把我的书桌踹翻了。看着我崭新的课本掉在地上,我顿时一阵恼火。“老子傻不傻,碍着你吃屎了?”我当时也挺横,毕竟我块头在那儿摆着呢,我足足比这胖子高出一头,而且他一身赘肉,我才不怕他呢。“艹,敢骂老子,都给我上,干死这个新来的傻逼。”胖子一声令下,好几个男生一呼啦冲上来打我。从小被欺负到大,我最不怕的就是打架,哪怕是跟好几个人打,在村里的时候我也没少跟人打过架。我反应快,那个最先冲过来踢我的男生,被我一个勾拳就干翻了,爬都爬不起来。第二个没好到哪儿去,我一脚踹在了他的腰上。但是对方人多,看我下手挺狠,拿起凳子干我,我也拿起凳子跟他们干,最后,还是没招架住,毕竟人多眼杂,我被一个家伙一凳子撂倒,而后一群人围起来踢我。我被揍的死去活来,最后还是汪欣媚喊停了这些人。“他是我的赚钱工具,你们打的时候悠着点,别打坏脑子。”汪欣媚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胖子这些人。“媚姐放话,我们肯定不打坏他。”胖子鄙视了我一眼,笑呵呵的跟汪欣媚说道。胖子叫吴晓峰,家里开大饭店的,有钱,在班里只有汪欣媚能镇住他。刚来我也不了解那么多,看他们不打我了,我突然跳起来,拿起铅笔刀就给吴晓峰在胳膊上开了一道口子,然后比着他的脖子,怒视着打过我的那些同学。“都给老子爬在地上,不然我割断他喉咙,以后谁他妈也别想欺负老子,老子受够了!”我怒吼着,看着所有人。吴晓峰的跟班显然是被我镇住了,吴晓峰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一个劲儿的让我小心点,千万别再伤着他。我当时就呵呵了,命令那些打过我的同学都爬在地上,我要让他们匍匐在我的脚下,我要证明给他们看,我张源不是好惹的。“小畜生,你挺狂啊~!”让我没想到的是,汪欣媚的那个溅人,骂了我一声,一脚就踹在了我小肚子上,而后紧接着又是几脚。我防不慎防,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小溅人会帮助外人对付我。原本冯晴晴让我陪她上学,她中午请我吃饭,还领着我找兼职,我心里挺感激她的。就算她之前那么折磨我,我都没打算狠狠的报复她,只是想着以后在二中立稳脚跟,教训她一下。可人心的冰冷,再一次让我心寒,让我深深的恨汪欣媚这个小溅人。我被踢到在地上,吴晓峰的跟班一哄而上,一顿乱踢乱踩,我身上全是脚印。而汪欣媚却美滋滋的跟吴晓峰要了200块的救急费,吴晓峰还一个劲儿的感谢汪欣媚。可能是我们班动静太大,后来是政教主任来制止了这场恶斗,郑乾其实挺正直的,所有学生都怕他。他让吴晓峰一帮人去操场站了一下午,大太阳天的,这帮孙子差点被晒死,而我被送到了校医室。医生给我擦了药,说就是皮擦破了不少,恢复两天就没事儿了。回了教室,我怒视着汪欣媚,骂了她一句溅货,她戴着耳机,当没听见,我也不理她,开始认真的学习。在班上报复汪欣媚肯定是不行的,这几天只要一有机会,我一定要狠狠的报复她一次,让她再不敢欺负我。下午放学,我把所有的书都装进书包,撒丫子跑下楼,到校门口买了一个煎饼,就去了红姐的音乐酒吧。我敢肯定,吴晓峰那个肥猪会报复我,所以我把书带走,一点报复的机会都不留给他,我气死他,我不信他敢去红姐的酒吧打我。去了酒吧,红姐坐在吧台玩手机,我叫了她好几声,她才抬眼看我。红姐一抬头,我当时真的有点心动,红姐不仅性感,而且人也长的漂亮,只是她爱画浓妆。长长的睫毛,眼神流露出淡淡的狐媚,性感红唇,尖下巴,真的很好看,很漂亮。“怎么?第一天上学就被打了?”红姐看我身上全是脚印,胳膊上也擦了红药水,她放下手机,很自然的点了根烟,看着我道。我也不隐瞒什么,就将今天下午的事儿全跟红姐说了,我不求她会同情我,我只是不吐不快。她听完我的讲述,竟然笑了靠大虾,脸颊上笑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就像一朵绽放的暗夜蔷薇,是那么的美丽动人。那一刻,我像个傻子一样,痴痴的看着红姐。从小在农村长大,除了冯晴晴、小姨,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样子,能把人迷死。“你还挺有拼劲儿的,学校里的事儿我不管,但在我的地盘星河帝尊,以后没人敢欺负你,阿香,带张源去换衣服,顺便带他理个发。”红姐磕了磕烟灰,再次吸了口烟道。“好的,红姐~!”一个穿着露骨,身材苗条的女子带着我离开了吧台。临走时,我感激的看了红姐好几眼,想跟她说声谢谢,却发现嗓子有些发涩,愣是没有说出来。或许是我从小被人虐待惯了吧,哪怕别人对我一点儿好,我都会觉的那是天大的恩惠。就像汪欣媚那个小贱人那么对待我,到头来她只是请我吃了顿饭,帮我找了个兼职,我竟然对她很感激,真是一种可笑的讽刺。那个叫阿香的女子从始至终都没跟我说一句话,或许她是瞧不起我这种穷学生的。但我一点没放在心上,换了服务员的衣服,又理了个寸头,我显的特别精神,连我自己都觉的,我其实挺好看的。白半袖,小马甲,西装裤,还配了一双老北京布鞋,我感觉此刻的自己,浑身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没想到一个服务员的衣服,穿起来这么好看,就冲这身衣服,我也要给红姐好好干。回了酒吧,阿香让我拖地,擦桌子,倒垃圾…反正就是最底下的活儿,我并不觉的这是耻辱,而且干的特别卖力。我把地拖的发亮,桌子擦的没有一点油,连充满异味的垃圾桶,我都是洗干净了才套上塑料袋,我把能干的每一件小事儿,都干的特别漂亮,只希望红姐看见了,能够夸我一句。等学生们都吃完饭,一个身材高挑,长相甜美的二中女生,背着书包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就走进了更衣室。我很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于是就在更衣室附近徘徊。酒吧里的服务员,每个人都有胸牌,上面都写着自己的小名,例如,阿香,佳佳,小美… 小苏!原来她叫小苏,很好听的名字。看到女孩出来,我内心一阵激动。她长的很美,比阿香好看,比汪欣媚那小贱人好看,只有红姐能跟她媲美,所以我忍不住的就想看她一眼。穿了服务员衣服的她,显的身材更好了,腰很细,皮肤特别的白。精致的五官,樱桃小嘴,脸颊上略有一点婴儿肥,越看越好看。我可以确信,她长大了,一定比红姐还要好看。“你…你是新来的吗?”小苏发现我总是看她,她就大大方方的走过来跟我说话。我当时一阵紧张,嘴张开却没说出话来,只好一个劲儿的点头旺角监狱粤语。“红姐人不错,好好干,我去忙了。”小苏看我拘谨,冲着我微微笑了下,就忙她自己的事儿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叶小苏,和我一样,也是个苦命的人。第一次做兼职,别人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一晚上特别火热,男男女女成群结队的来。大概快11点的时候,红姐冲着我和叶小苏摆了摆手,示意我们可以走了。叶小苏很开心,因为她终于有了同伴,她知道我是二中学生,特别开心。“小苏苏,哥哥我可是等你有一会儿了,怎么样,想好没~!”我和叶小苏离开酒吧,刚过马路,就被五个地痞给拦住了,为首的青年一头黄发,色眯眯的看着叶小苏道。
第4章:失手伤人,弱不低头
“黄毛,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我不找对象~!”叶小苏皱了皱眉,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一脸硬气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一中混不开才来了二中,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被叶小苏顶撞,黄毛顿时就不乐意了,伸手要抓叶小苏的胳膊仗剑诀。“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有种咱俩单挑,你输了,以后离小苏远点!”我看不惯黄毛那副嘴脸,身子一横,拍开黄毛的猪手,挡在了叶小苏前面,怒视着黄毛道。论单挑,我真的不怕黄毛,看他瘦了吧唧那样,我一拳就能干的他爬不起来。“张源,你别冲动,他们有人,咱惹不起~!”看我强出头,叶小苏赶紧用手拉我的衣角。她越这样,我越是要帮她,因为我从小就被人虐待,看不惯叶小苏一个女孩子,被人欺负。“穷逼,就你也配跟老子单挑?给我上~!”黄毛鄙视了我一眼,一招手,他身边的四个混子就朝我扑了上来。我干爬下两个混子,原以为能把另外两个也收拾了,却被黄毛一块砖头砸在腰上,我疼的呼吸都断了。接着就被黄毛五人一顿拳打脚踢。叶小苏尖叫着冲过来,爬在我身上,说让黄毛别打了许山炮,她会好好考虑,一定给黄毛一个满意的答案。黄毛不相信叶小苏的话,必须让她当场做决定,是答应做他女朋友,还是等着他把照片传到网上,让叶小苏自己选。叶小苏当场就吓哭了,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体的颤动,那是真的恐惧。我恨自己无能,恨这个世界冷漠,为什么他们可以毫无忌惮的欺负我们这些可怜人,为什么老天不一个雷劈死这些恶棍。“我求求你了,我明天中午给你行不行,你不要把照片传到网上,求求你了。”叶小苏泪流满面的看着黄毛。尽管哭的可怜,她依旧爬在我身上护着我。那一刻,我感到了深深的耻辱,我一个大男人竟然要女人来保护,我还有脸再活在这个世上吗?“嘭~!黄毛,我艹泥马,老子死也不会让你动小苏的一跟毫毛。”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拿起黄毛砸我腰的砖头,直接砸在了黄毛的脸上,黄毛当场后摔。我一把将叶小苏推开,冲上去一脚踹翻一个混子,拿起沾了血的砖头,又一砖盖在黄毛的头上。“欺负老实人是吧,欺负穷人是吧,老子贱命一条,大不了一起死,谁不服,上来啊~!”我骑在黄毛身上,单手举着带血的砖头,怒视着将我围起来的四个混子。他们看我跟疯了一样,而且黄毛也不省人事,没一个敢靠近我的,生怕我这个疯子一砖头砸死他们。看他们不敢动,我让叶小苏先回宿舍别管我。叶小苏不走,她说要等我一起走,我气的对她吼,让她赶紧滚,别拖累我行不行,她一边哭,一边跑进学校。四个混子以为我打死了黄毛,有一个撤开,用手机给我拍照,说要让我坐牢。我当时真的怕了,我大仇未报,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罪,到头来却坐了牢,我无法平息内心的愤怒。黄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真的以为他死了,反正干死一个是坐牢,两个也是坐牢。我疯狂的吼了一声,直接将砖头就砸在了那个用手机拍照片的混子头上。我小时候经常吃不上饭,吃河里的鱼吃腻了,我就拿石头砸野鸡吃,时间一久,我丢石头丢的特别准,想打哪儿就打哪儿。因此,那混子根本就躲不开,被我一砖头砸的也爬在了地上。剩下三个混子看我简直就是个疯子,吓的直往后撤。我上去拿了那混子的手机,这里有我犯罪的证据不能留给他们,我顺着大街疯狂的跑,当时心里一个劲儿的喊,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怎么办?怎么办?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累的连喘气都困难,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要逃,我要离开青花镇。“小畜生,后面有狼撵你吗?跑什么跑~!”随着耳边响起冯晴晴那溅人的嗓音,我被一高跟鞋撂倒了。我爬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也不说话。“想逃?没门,给老娘回去~!”我没想到冯晴晴劲儿那么大,她拉着我的脚,直接把我塞她车里了。而后一脚油门就往二中赶,我急了,玩儿了命的想要下车,却发现车门被冯晴晴锁了,根本开不开。就在我准备砸窗户时,冯晴晴反手用一把刀指着我让我别动,不然她就捅死我。到了二中门口,我看到一伙儿人扶着黄毛和那个混子,往医院的方向走。原来黄毛和那混子没被我砸死,就是打破了头,心中的一块巨石,总算是落了地。冯晴晴看到正门锁了,车都没停,直接绕后门,把我送到宿舍楼下,训了我几句,踹了我几脚,就让我回宿舍了。等我回了宿舍,其他人都睡了,灯也熄了。我怕打扰别人休息,摸黑来到自己床边,准备舒服的睡一觉时,发现床铺是全是水,而且有股尿骚味儿。我彻底怒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欺负我?“睡你麻痹,都给老子起来,解释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今天谁也别睡。”我气的咆哮一声,伸手把宿舍灯打开了。一个宿舍住六人,我一嗓子,五个舍友全都起来了,其实他们都没睡,琴葛蕾就等着我呢。“张源,你吼也没用,不是我们干的。”睡我上铺的瘦子道。“就是,你有本事,找吴晓峰去,是他晚上带人来干的。”另一个舍友道。很明显,同宿舍的人都不喜欢我,我刚才那一声怒吼,让他们对我充满反感,每一个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不过宿舍里的同学,没有那么嚣张,尽管看我不顺眼,他们却提不起勇气揍我,因为我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要壮。“吴晓峰是吧,我这就找他算账,他宿舍号多少,谁知道?”我照旧一脸愤怒的看着同宿舍的舍友。“在402,你也就是跟我们喊两句,你还真敢去找吴晓峰?”瘦子有些冷嘲道。瘦子说完,其他舍友附和着笑了几声,一副看笑话的样子。“402,我知道了,谢谢!”我鄙视了他们一眼,转身出了宿舍。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详情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约会大作战第三季五一这个打老婆的男人火了!都在看!-我想找个男朋友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