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玄五十年太久,修炼神功我只争朝夕-我要看夜书

2017-05-08 / 全部文章 / 48 次围观
五十年太久,修炼神功我只争朝夕-我要看夜书心灵盟友
青火城林家门前。
此时的林家门前没有了往日的庄严,早已被青火城的百姓围的水泄不通。在人群中,却有一片并不拥挤的区域。
细细看来,只见人群中间有一个白衣少年,少年的身旁放置着几个大箱子,被几个护卫守护着,但那几个护卫脸上明显有着不耐之色。
就在这时,少年面对的那道林家大门终于逐渐被打开。只见先走出来的是一位白发老者,但人们的眼光却是瞬间被后面走出的
倩影所吸引。
待倩影完完全全显露在人们面前时,少年原本平静的脸色终于变得欣喜,迫不及待的道:“菲雨,你今天真漂亮莱特湾大海战。”
少年看着眼前的美丽的人儿,发现自己才意识到少女早已不是小时候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着自己夜辰哥哥的小丫头。
少女穿着一身如烈焰一样的火红色的裙子,稚嫩的脸上却带着淡淡的妩媚,犹如火中仙子一样鹤立在人群中,骄傲的站在白衣少年面前。
少年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年的感情早已压制不住,说道:“菲雨,你知道吗,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父母和爷爷之外唯一一个不歧视我的人,感谢你这些年的陪伴,我想在今天给我们这段感情一个交代,我今天是来提亲的,嫁给我吧,菲雨。”
林菲雨那平静的脸色突然变得厌恶,与她那绝美的容颜极不相符文县吧,冷声道:“我林家二小姐林菲雨的丈夫一定是一个手持长剑,武功盖世、温润如玉的公子,而不是你这体弱多病天赋垃圾的废物,就你这体力,你能拿得起剑吗?”
少女的话语令白衣少年的脸色突然变得呆滞,然后不相信,像发了疯似的道:“这不是真的,菲雨,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柠静夏恋。”
少女看着状态疯狂的少年,更加的厌恶道:“我原先和你关系好,只是因为你不断的给我塞灵药,否则的话,谁会和你这个没前途的废物来往。而且还想娶我,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听到少女的话语,围观的人像猜到了结局一样,顿时哄笑了起来:“啧啧啧,也不看看你的天赋,你配的上林家二小姐吗?”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家二小姐岂是你这等灵药都养不起来的废物所能攀比的。”
原来少年是夜家的小少爷,但体质孱弱,由于夜辰的爷爷是家主,所以总是给少年灵药,否则少年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问题。
少年终于相信了林菲雨的话语,发了疯似的拨开人群,向夜家的方向跑去。
夜家议事大厅。
夜家厅堂咸殷晶,夜家家主夜清扬,也就是夜辰的爷爷,还有夜家的三位长老以及夜辰的父亲全都一脸怒容的坐着,而在他们面前,还跪着一位少年。气氛有些压抑,但却没有一个人吭声。
“岂有此理,咱们夜家也是这青火城四大家族之一,这林家也太过分了,居然如此羞辱我夜家。还有你夜辰,你配的上人家吗?还敢去提亲,真是不嫌丢人。”最先开口的果然是火气最冲的夜家二长老。
听到后半句,下面跪着的夜辰紧紧的攒着自己的小拳头,指甲伸进了肉里也没有反应,就那么紧紧的攒着。
跪着的少年死死地想着当时林家二小姐当时那厌恶自己的表情,心里像针扎一样,疼得抽搐。
林家与夜家同为青火城四大家族,两家又世代交好,所以青夜两家的小辈们往来频繁。而夜辰因为体弱,而且修炼天赋极差,令他的朋友只有林菲雨一个。
少年与林菲雨是青梅竹马,按照林菲雨以往的表现,少年觉得林菲雨是喜欢自己的,所以今天少年才壮起胆子富贵天姿,去找林菲雨去提亲。
少年早有心里准备,即使林菲雨拒绝自己,少年也表示理解,也会真心的祝福她。没想到今天的林菲雨与以往的乖巧大相径庭,她说的那些话深深的打击了少年的那仅存的自尊心。
坐在主位上的夜清扬看着呆滞着跪在那里的少年,脸上一阵怜惜,却也不好说什么,而那位中年人正是夜辰的父亲夜青。
此时属他最为愤怒,但也无可奈何,自己的修为已经八年没在长进了,一直停留在玄品八阶,只能无力的坐在那里。
天罗大陆修士有十重境界分别是黄品、玄品、地品、天品、八卦境、四象境、两仪境、太极境、入微境、神游境。每重境界又有九小层次,从一阶到九阶。
以中年人玄品的修为,在夜家是没有话语权的。
最终还是夜清扬说道:“辰儿,你先回去吧,错不在你。”
少年平静的应了一句:“谢谢爷爷。”便转身离开了。
“你拿的起剑吗,拿得起剑吗?”林菲雨的质问就如魔音一样左运学,一直萦绕在少年的耳边。
少年就这么六神无主的走在路上,一阵清风徐来,令少年清醒了一些,少年发现自己此时正在夜家的后山上,这个地方是以前夜辰最喜欢来的地方。
因为少年在家族里没什么朋友,便喜欢一个人待在这里清净。
看着夜空的星辰,少年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这身体,哎。”
就在少年感叹时,后面树林里闪出一个身影,不是夜青又是何人。
少年却没有发现身后有人,夜青拍了拍少年:“辰儿安达吧,别灰心。你母亲为你做了饭菜等你回去呢。”
少年早已麻木,道:“知道了六角蝾螈,父亲。你先回去吧。”
夜青也没再多说什么,便叹了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
少年可能压抑很久了,突然向着天空咆哮道:“贼老天,我忍了很久了,我要逆天改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然而就在少年发泄完后,准备转身离开时,天空突然炸起了一道惊雷。
“我靠,不会这都有感应吧。”少年确实被这道惊雷给惊了一下。
但令少年没想到的是,在他头顶的雷光,一直久久没有散去,离他越来越近,突然那道闪电发出了一道耀眼的金光,然后少年就莫名其妙的晕倒了。接下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而天罗大陆众多隐世的老妖怪突然眼里爆射出精光,同时看向夜家后山的方向,然后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一句话:“金雷化灵,就不知成功了没,这天罗大陆安静太久喽煞僧。”
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位少年正式踏上了修炼之路。
夜辰悠悠的睁开眼睛,发现居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夜辰爬起床,并没有不适。而且体力还不是一般的好。
夜辰微微皱眉,喃喃自语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夜辰想了一会,实在记不起当时的情景,便甩了甩头,便盘坐在床上,修炼了起来。夜辰对于自己的修炼一向苛刻的吓人,任明廷虽然叶辰体质和天赋都不行,但夜辰还是修炼到了黄品三阶。
然而令夜辰震惊的是自己吸收天地元力的速度居然快的吓人,夜辰赶紧停了下来,捏了捏自己的脸,道:“居然不是在做梦。”
夜辰变得欣喜不已,赶紧修炼,怕速度一会就慢了下来。此时的夜辰就像一棵枯萎的幼苗遇到了水塘一样,疯狂的吸收着天地元力。
不一会,夜辰的丹田就被气态的天地元力充满,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黄品四阶。夜辰却没有此时停下,继续吸收着元力,由于夜辰这些年来的积累,夜辰想靠着这吸收元力的速度突破黄品五阶。
夜辰的丹田渐渐的再次被充满,夜辰突然长啸一声:“破!”
夜辰的身体里再次传来了一种屏障破碎的声音,夜辰虎虎生风的打了几拳,咧嘴笑道:“黄品五阶,不错!这力量起码是我原来的十倍呀。不过我这身体是怎么回事,居然充满了力量。”
夜辰被突如其来的修炼速度和强壮的体质弄得不明所以,但刚才的突破给夜辰的灰暗的生活带来了一丝阳光,低沉的心情终于变得好了一点
:“唉,实力呀,这个世界,没有实力,什么都不是,就连真心相待的朋友都没有。不知道这吸收元力的速度能坚持到多久。”
“放心,有我在,你一定会成为强者的。”
在夜辰感叹时,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嗯?是谁?”夜辰顿时慌忙的扫视周围王晓梦,可是并没有再有发现任何人。
只是夜辰不知道的是,夜辰的额头上一道金色的龙形印记突然一闪而没。
夜辰还是不相信,依旧在房间里寻找着,这时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夜辰迅速打开房门,看见站在门前的中年人,微微失望道:“爹,你怎么来了。”
并没有注意到夜辰的那被隐藏起来的深情,看到夜辰正活蹦乱跳的问自己,夜青笑骂道:“你这臭小子还好意思说,你自己突然晕倒在后山上,要不是你娘着急,逼我去找你,你现在还躺在那呢。”
夜辰不好意思的捎了捎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夜青也感到不理解,问道:“你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
夜辰比了比拳头,说道:“爹,我现在好的很呢。”
夜青也在仔细观察夜辰的身体状况,突然惊咦了一声,道:“辰儿吴起天气预报,你突破了?黄品五阶?”
看着夜青不敢相信的问道,夜辰嘿嘿一笑:“我今天起来,发现自己吸收元力的速度突然变快了,就突破了。”
“突破总不会是坏事,你现在这个修为,在族比中应该能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夜青笑呵呵的说道,显然因为夜辰的突破极为高兴。
夜青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道:“既然你已经突破到了黄品五阶,择日不如撞日,一会我就教你武技。”
闻言,夜辰原本漆黑如墨的眼睛顿时闪亮了起来,虽然他现在是黄品五阶,但却是只是有一身蛮力而已,根本不懂如何运用元力攻击。
夜辰便被夜青带着来到了后山的一片空地上,道:“武技分为凡、灵、天、圣四品,每品分为上中下级。因为你是火属性元力,今天我交给你的是凡品下级的烈火掌。”
夜辰没有因为是凡品下级而感到失望,而是欣喜的点头应道。
夜青看到夜辰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烈火掌最主要的先是将元力凝聚成真正的火焰附着在手掌上,凝聚的元力越多,爆发力越大,我先告诉你元力运行经脉。你先试着凝聚实焰。”
待夜青将运行经脉仔细告诉了夜辰之后,道:“你先试一下。”
夜辰按照刚才夜青所说的经脉运行元力,酝酿了一会余淑衡,猛喝一声:“现!”
但令人失望的是,夜辰的手掌却是纹丝不动,并没有实焰出现。
“没事的,辰儿,当年我也用了很久才凝聚出实焰的。”
但夜青刚说完,夜辰的手掌上突然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黄色元力,细细感觉,夜辰的的手掌有一股轻微的灼烧感。
夜青看到夜辰的手掌,久久不能言语,平复了一下心情,道:“你虽然凝聚出实焰,但不要骄傲,你现在的实焰还很微弱,达不到伤人的目的,你回去勤加练习即可。我现在继续教你招式琉璃月歌词。”
夜辰并没有露出得意的脸色,可能在他看来,太简单,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吧。
夜辰仔细的看着夜青的手掌的变动,而夜青手掌上的实焰自然不是夜辰这种初学者所能比的。
待夜青打完一套之后,对着夜辰问道:“可看会了?”
夜辰虽然有点迟疑,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夜青已经被夜辰对武技的天赋震撼的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声音有点惊喜的道:“那你打给我看一下。”
夜辰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便有点生涩的开始演练烈火掌,虽然有几处不标准,但夜辰还是完整的将一套烈火掌打完。
“你刚才在第三式时,应该手微微上抬,而不是直接探出,可记住了?”虽然夜青心里惊喜,但表面还是一脸严肃。
夜家后山的空地上,夜辰正在挥汗如雨挥舞着自己的手掌。一招一式都极其认真,但稚嫩的小脸上却是平静如水黄沙武士,像是认真是一种平常的习惯一样。
待夜辰打完收掌,夜青在旁边说道:“好了,辰儿,今天累了一天了,回去吧。”
“爹,你先回去吧,我在练一会。”夜辰只是随口应道,依旧沉浸中修炼中。
夜青看着夜辰的神态,苦笑的摇了摇头,便独自下山去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打破了青火城的黑暗,夜辰像是习惯了似的,悠然的坐了起来,开始修炼。
令夜辰欣喜的是,从那天苏醒过来之后,自己吸收天地元力的速度一直没有再变回原来的废物速度。
夜辰因为这些年在夜家受到的歧视,使得夜辰一直拼了命似的修炼,现在再加上这修炼速度,简直如鱼得水。
但是夜辰一直为自己的变化而疑惑:“真搞不明白,我的体质和天赋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还有那天听到的声音,难道是那个人帮助了我?真是那样的话,我连句谢谢都没和人家说。”
“现在也可以说呀。”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夜辰再次听到那种清冷的声音,惊喜道:“是谁?真的是你帮了我吗?”
夜辰的额头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金光,原来隐没在夜辰额头上的金色龙形印记再次出现,但令人惊奇的是变化还没有结束,那道印记突然动了,慢慢的离开了夜辰的额头声梦奇缘,出现在夜辰面前。
看着眼前的迷你金龙,夜辰顿时瞪大了眼睛,看了半天,纸玄道:“是你在说话?”
由于金龙太小,看不出他的表情,但却能从语气中听出金龙的无语:“不是我在说话,我出来干嘛?”
“那你确定是你帮了我?”
明显听出夜辰的不信任,如果金龙能走,可能小金龙就离开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本是九天金雷,经过漫长的岁月开启了灵智,但就在我化灵渡劫时,却没有承受住天劫,导致我化灵失败,可是就在要消散于世间时,我听到了你的声音,然后我就舍弃了原来强大的力量,寄宿在你的身体里。你身体的变化是因为我在寄宿你身体时,用金雷为你淬体所致,并将大部分金雷之力封印在了你的身体里。前几天因为太过虚弱,所以沉睡了。这几天由于你的元力补充,我才有了一点力量。”
夜辰听着小金龙的叙述,却没有在关心自己的情况,而是问道:“那我有什么办法让你不再以这种形式存活,真正的化灵。”
小金龙突然愣在了那里,语气不再清冷,带着一丝的温润,道:“为什么关心这个?”
夜辰眼神清澈的道:“我觉得吧,你让我有了成为强者的资本,我已经很感激你了股人计程车。并且你初化灵,我实在不想让这个世界将你玷污,并且你寄宿在我身上,算是一种缘分吧,我想把你当成朋友,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可是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看着夜辰平静地说完这段话,小龙突然坚定的说道:“着什么急,现在的你才是黄品,你怎么让我化灵三洞真诠。放心,我一定让你成为强者,以后一定有让你帮忙的时候。”作为天地灵物,自然能感觉到夜辰心中的真诚。
夜辰听到小龙的这段话,会心一笑,如果能看见小龙的表情的话,小龙肯定也是在笑。
很多年后,一个穿着帅气的衣袍上绣着金龙图腾的男子说道:“如果夜辰当时没有说出那句话,我们两个可能早就分道扬镳了。”
其实小龙现在是寄人篱下,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随着小龙吸收寄主的元力,实力也会逐渐恢复,待吸收一道强大的雷霆薄巧慧,便可真正的化灵。
但夜辰的一番话,彻底打动了小龙,使小龙下定决心,帮这个悲惨的少年成为万人仰望的强者。
小龙也不再隐藏,道:“我应运而生沙丘魔堡,化灵时,识海中印记了三部武技,一部功法。待你玄品时,我再将功法传于你,此时先传你其中品阶最低的一本武技。”
小龙一闪而没,又重新进入了夜辰的额头上。夜辰的识海里便被传入了一股信息,少年仔细观摩那金灿灿的小字:五雷劫,灵品上阶武技,模拟天地雷劫而成的武技,以手指聚集金雷之力迸发:共五劫,一劫天地随之颤;二劫风云聚为皇,三劫寒雷万丈芒,四劫无寒雷意森;五劫劫灭九重天!五劫齐出,直逼天品武技。
夜辰看着脑海中的武技,目瞪口呆,道:“我靠,这就是你最低级的武技,居然是灵品上级!”
夜辰想了想自己刚刚修炼的烈火掌,嘴角微微抽了抽,便向后山跑去。
待夜辰来到后山,准备修炼雷劫指时,突然苦逼的发现自己是火属性元力,苦着脸情绪有点激动的对小龙道:“我是火属性,怎么修炼雷劫指?”
小龙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我那时寄宿时,将自己散去的大部分能量封印在了你心脏的左边,名叫雷源,作为你的第二属性,所以你才会有那么快的修炼速度。”
按小龙所说,夜辰果然在自己的心脏左边找到那颗金雷缠绕的雷源。
小龙继续补充道:“而且当你运用火属性武技时,也可以调动金雷的力量,只是需求的精神力比较大。”
夜辰听到这个效果,顿时欣喜不已,小龙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了。
夜辰也不犹豫,便开始修炼雷劫指。少年盘坐,食指指向前方,那枚雷源便源源不断的传送金雷之力,不断汇集在夜辰手指上,金雷之力刚刚溢出覆盖在夜辰的手指上,但突然间,夜辰食指上的金雷之力顿时消散在空气中。
夜辰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再次聚灵会神凝聚金雷之力。夜辰自然知道灵品武技的难度,也没抱怨什么。
没过多久,夜辰的食指上又重新凝聚出一层淡淡金雷之力,但毫无意外的是,彭的一声,又消散在了空气中。
彭。
失败。
彭。
再失败。
时间在夜辰一次次失败中流逝,但夜辰却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修炼着。但是夜辰召唤金雷之力的速度却是不断地加快。
等到金雷之力在夜辰体内的经脉中像少年的血液在血管中流畅时,夜辰食指上的金雷之力不断的凝实,令夜辰惊喜的,这次的金雷之力并没有像前些次一样消散于空气中。
终于手指上的金雷之力慢慢成型,但令夜辰苦笑不得的是,居然是半指:“一劫天地随之颤。”
只见夜辰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半指虚影,冲向远方,前面的树木顿时四分五裂。
夜辰咽了一口唾液,道:“这也太强了吧。”戳原文,更精彩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纸玄五十年太久,修炼神功我只争朝夕-我要看夜书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