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松石项链五色《黄帝内经灵枢》 第49章-河洛医道

2014-10-29 / 全部文章 / 72 次围观
五色《黄帝内经灵枢》 第49章-河洛医道万力王
第49章 五色《黄帝内经-灵枢》
雷公问于黄帝曰:五色独决于明堂乎?小子未知其所谓也。
黄帝曰:
明堂者,鼻也;
阙者,眉间也;
庭者,颜也;
蕃者,颊侧也;
蔽者,耳门也。
其间欲方大,去之十步,皆见于外,如是者寿,必中百岁。
雷公曰:五言之辨,奈何?
黄帝曰:
明堂骨高以起,平以直,
五脏次于中央,
六腑挟其两侧,
首面上于阙庭,
王宫在于下极,
五脏安于胸中,真色以致,病色不见,明堂润泽以清,五官恶得无辨乎?
雷公曰:其不辨者,可得闻乎?
黄帝曰:五色之见也,各出其色部。部骨陷者,必不免于病矣。其色部乘袭者,虽病甚,不死矣。
雷公曰:官五色奈何?
黄帝曰:
青黑为痛,
黄赤为热,
白为寒,
是谓五官。
雷公曰:病之益甚,与其方衰,如何?
黄帝曰:
外内皆在焉。切其脉口,滑小紧以沉者,病益甚,在中;
人迎气大紧以浮者,其病益甚,在外。
其脉口浮滑者,病日进;
人迎沉而滑者,病日损。
其脉口滑以沉者,病日进,在内;
其人迎脉滑盛以浮者,其病日进,在外宝宝太嚣张。
脉之浮沉及人迎与寸口气小大等者,病难已;
病之在藏,沉而大者,易已,小为逆;
病在腑,浮而大者,其病易已呆佬拜寿。
人迎盛坚者,伤于寒,气口甚坚者,伤于食。
雷公曰:以色言病之间甚,奈何?
黄帝曰:
其色粗以明王若子,沉夭者为甚,
其色上行者,病益甚;
其色下行,如云彻散者,病方已。
五色各有脏部。
有外部奥修教,有内部也玄女心经2,
色从外部走内部者,其病从外走内;
其色从内走外者,其病从内走外。
病生于内者,先治其阴,后治其阳,反者益甚。
其病生于阳者,先治其外,后治其内,反者益甚。
其脉滑大,以代而长者,病从外来,目有所见,志有所恶,此阳气之并也,可变而已。
雷公曰:小子闻风者,百病之始也;
厥逆者,寒湿之起也,别之奈何?
黄帝曰:常候阙中,薄泽为风,冲浊为痹。在地为厥。此其常也;各以其色言其病。
雷公曰:人不病卒死,何以知之温可馨?
黄帝曰:大气入于脏腑,不病而卒死?
雷公曰:病小愈而卒死者,何以知之?
黄帝曰:
赤色出两颧,大如拇指者,病虽小愈,必卒死。
黑色出于庭,大如拇指,必不病而卒死。
雷公再拜曰:善乎!其死有期乎?
黄帝曰:察色以言其时。
雷公曰:善乎!愿卒闻之。
黄帝曰:
庭者,首面也;
阙上者,咽喉也;
阙中者,肺也;
下极者,心也;
直下者,肝也;
肝左者,胆也;
下者,脾也;
方上者,胃也;
中央者,大肠也;
挟大肠者,肾也;
当肾者,脐也;
面王以上者,小肠也,
面王以下者,膀胱子处也;
颧者,肩也;
颧后者,臂也;
臂下者,手也;
目内眦上者,膺乳也;
挟绳而上者,背也;
循牙车以下者,股也;
中央者,膝也;
膝以下者,以下者胫也;
当胫以下者,足也;
巨分者,股里也;
巨屈者,膝膑也。
此五脏六腑肢节之部也,各有部分。
有部分,用阴和阳,用阳和阴鸡东天气,当明部分,万举万当。
能别左右,是谓大道;
男女异位,故曰阴阳。
审察泽夭,谓之良工。
沉浊为内新郎十八岁,浮泽为外。
黄赤为风,
青黑为痛,
白为寒,
黄而膏润为脓,
赤甚者为血痛,甚为挛,寒甚为皮不仁。绿松石项链
五色各见其部,
察其浮沉,以知浅深;
察其泽夭,以观成败;
察其散搏,以知远近;
视色上下,以知病处;
积神于心,以知往今。
故相气不微,不知是非,属意勿去,乃知新故。
色明不粗,沉夭为甚,不明不泽,其病不甚。
其色散,驹驹然小飞鼠,未有聚;
其病散而气痛,聚未成也。
肾乘心,心先病,肾为应,色皆如是。
男子色在于面王,为小腹痛;
下为卵痛;
其圜直为茎痛,高为本,下为首,狐疝?阴之属也。
女子在于面王,为膀胱子处之病,散为痛,搏为聚,方员左右,各如其色形。其随而下而至胝,为淫,有润如膏状,为暴食不洁。
左为左,右为右。其色有邪,聚散而不端,面色所指者也。
色者,青黑赤白黄,皆端满有别乡。
别乡赤者,
其色赤,大如榆荚,在面王为不日。
其色上锐,首空上向,下锐下向,在左右如法。水谷幸也
以五色命脏,
青为肝,
赤为心,
白为肺树上春树,
黄为脾,
黑为肾。
肝合筋,
心合脉,
肺合皮,
脾合肉,
肾合骨也。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绿松石项链五色《黄帝内经灵枢》 第49章-河洛医道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