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养猪场五月风暴五十年,重读人民日报(四)-思变人生

2017-04-08 / 全部文章 / 54 次围观
五月风暴五十年阚丽君,重读人民日报(四)-思变人生

人民日报
1968年5月24日于广龙,第2版
法国罢工怒潮更加高涨学生开展新的斗争
罢工正向轻工业、政府机关、商业部门和其他服务行业发展苏比萨雷塔。愤怒的学生捣毁了庞大的警察派出所,放火烧毁了“美国援外合作社”机构。工人和学生斗争汇成的革命巨流,沉重地打击了法国统治集团。法修集团又一次跳出来反对工人和学生的正义斗争t9300,厚颜无耻地为法国统治集团效劳,赤裸裸地暴露了叛徒工贼的丑恶面目
新华社二十三日讯 巴黎消息:法国工人政治和经济罢工的怒潮继续汹涌澎湃,滚滚向前。与此同时,巴黎学生开展了新的斗争。法国工人和学生斗争汇成的革命巨流,沉重地打击了法国统治集团。一贯充当法国垄断资产阶级帮凶的法国修正主义集团空中怪车事件,又一次跳出来反对工人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厚颜无耻地为法国统治集团效劳,赤裸裸地暴露了叛徒工贼的丑恶面目。
越来越广泛的工人投入罢工斗争。法国全国的铁路、海运和航空交通仍然陷于瘫痪。铁路、海港以及大批重要的工厂、矿山和企业继续被罢工工人占领。参加罢工的冶金工人已达一百五十万。法国东部的所有煤井都已停止生产。法国全国的炼油厂几乎全部停工,炼油厂在各地的储存站二十二日也已关门。法国的主要工业中心之一——默尔特—摩泽尔省的工厂企业,绝大部分已为工人占领。全省几乎所有的工厂企业都已罢工。
目前,罢工正向轻工业,政府机关,商业部门和其他服务行业发展。大批纺织工人已参加罢工。全法国已有好几百个市政机关由于雇员罢工而关门。许多大城市的百货公司已经停止营业。
法国政府的喉舌——法国广播电视网也受到罢工浪潮的冲击。巴黎广播电视总台的职工,除了负责新闻广播的人员以外狴犴怎么读,已在二十一日凌晨罢工农民工之歌。他们要求广播电视台原来的行政、新闻和艺术负责人辞职,并表示广播电视台今后不再接受法国政府对新闻报道的“任何指示”。法国各省广播电视台的职工纷纷起来响应。在上加龙省的图卢兹,下来因省的斯特拉斯堡,以及里昂、波尔多和尼斯的广播电视台的职工都已罢工。
法国大部分的电力、煤气和自来水企业都已被罢工工人占领。许多发电厂的老板和经理被工人关在厂里。巴黎电力工人表示汇通人才网,如果警察镇压罢工,他们就要切断电源。
在巴黎和其他大城市里,公共交通仍然陷于瘫痪。火车站、飞机场冷冷清清。邮电局、银行也仍然关门。
由于职工罢工网瘾之戒,巴黎大多数的百货公司和所有市场二十二日都已关了门,股票和黄金市场也已停业。罢工工人占领了巴黎四家最豪华的饭店——协会广场饭店、默里斯饭店、乔治第五饭店和格朗大饭店。在巴黎大剧院、歌剧院和轻歌剧院被占领后,另一个著名的剧院——女神游乐厅也被罢工的演员、职工所占领。
在有九百万人口的法国首都巴黎,食物的价格在继续上涨。由于面粉厂停工,面包房的老板不得不从外省赶运面粉到巴黎来制造面包调教太平洋。据巴黎市当局透露,巴黎市的食品储存只能维持几天。
在罢工怒潮继续高涨的同时,巴黎学生和教师五千多人二十二日傍晚再一次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法国政府无理禁止一个正在国外介绍法国学运情况的法国学生组织负责人返回法国。学生和教师们高举红旗巨魔战将,从巴黎大学走向塞纳河大桥,前往塞纳河右岸法国国民议会前示威抗议。他们沿途高呼口号:“革命!革命!”“打倒镇压!”“打倒造成失业、贫困的戴高乐反人民政权!”几千名全副武装的法国保安部队、宪兵和警察封锁了塞纳河上的桥梁泰隆减速机,不让学生和教师通过孟母不欺子。法国军警又一次使用高压水龙、催泪弹和毒气弹镇压示威的学生和教师。学生、教师们同前来支援的青年工人并肩战斗我的小新娘。他们用铺路的石头、路旁的栏杆和自制的燃烧瓶向军警英勇地进行反击。愤怒的学生捣毁了在大学区的庞大的警察派出所,并放火烧毁了美帝国主义的机构——“美国援外合作社”。尽管大批增援的军警冲进大学区网易养猪电光美人场,但大学生和青年工人在当地居民的同情和支援下第八航空队,继续同军警搏斗,直到二十三日凌晨林正宏。巴黎学生们表示,要继续采取行动反击警察的暴行。
在高涨的工人和学生运动的冲击下,法国总理蓬皮杜二十二日在国民议会不得不胆战心惊地承认,“法国已处于危机点”,“如果罢工浪潮进一步扩大,可能对国家的制度和法国的生活产生不可想象的影响”。蓬皮杜一方面对工人进行露骨的威胁,另一方面表示他准备同法国黄色工会的头目讨论“合法的”经济要求。法国总统戴高乐二十三日再次召开内阁紧急会议。会后佛冈政务网,法国宣传部长戈尔斯蛮横无理地拒绝二十二日示威的学生的要求,并且恐吓学生不要再“上街闹事”。
法国修正主义集团的工会头目连日来一再奴颜婢膝地表白,他们一贯主张要工人“克制”,并且随时准备同政府和资本家谈判。法修工会头目对于巴黎学生把黄色工会撇在一边,同工人讨论工人运动的各种问题,并且直接向工人发出呼吁的行动十分恼火,为此破口大骂。他们还公然同法国统治集团站在一起,攻击巴黎学生二十二日的示威是“挑衅性”的,并禁止工人支持这一次示威恒河浮尸。可是,蔡紫芬大批青年工人不听法修这一套鬼话,他们热情地支持并参加了巴黎学生这一次示威。法国修正主义集团这些丑恶的行径又一次在群众面前暴露了它的工贼和叛徒的真面目。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黄艺明
原文地址《网易养猪场五月风暴五十年,重读人民日报(四)-思变人生
文章归档